臨界點

【本報訊】的士雖然剛獲准加價,但的士司機團體指出,的士商乘機大幅加車租,將的士牌價炒高至 490萬元,而司機收入則因加得減。司機團體決定本周三發起至少 50輛的士慢駛到中環,聲討的士商為富不仁,及要求當局批准的士司機徵收燃油附加費,若當局不回應,不排除用的士堵塞中環道路抗議。

雖然有的士車主話加車租有商量,但問題係,好多的士牌照根本唔喺香港人手上,而係中國班炒賣黨手上,呢班友除非係中紀委搵佢地照肺,否則一於話之你。

所以最後阻塞花園道事件實發生,甚至越玩越大,玩成點,我唔知,我只知道依家好明顯一個勁過7月13日好多嘅政治臨界點嚟咗,遞補機制政府仲可以藉推遲法案上立法會來延遲臨界時間,但的士呀,唔係囉。

仲要剛好書展就嚟,呢鋪真係好刺激。

後話:
范徐麗泰應該記得,1984年1月13日的士暴動玩出乜出嚟,以下係她嘅文章
范徐麗泰憶述的士暴動

她應該知道依家有幾牙煙,她係時候同北京講炒咗鄭汝樺條hihi

4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4 responses to “臨界點

  1. Jacky Lim

    呢鋪真係杰過芝麻糊
    早幾日响D “的士飯堂" 度聽到, 佢地都想 “反", 只係覺得 “反嚟都無用, 都唔夠牌佬惡"
    又同時聽到佢地話:你睇下黃XX、社X連嗰D, 反咗咁耐都反唔到, 都係算X數啦
    撇除佢地對某些人某些政團的意見, 再一次證明, 佢地都只係想 “反" 到

    的士佬每日載幾呀個不同背景、階層嘅客, 聽埋聽埋唔少嘢
    加上佢地有好強嘅即時動員能力, 所以咪話唔得人驚

  2. 范徐麗泰的文章中,最有意義的一句是:
    律政司唐明治最具政治氣度,他在答辯中說:「如果政府錯誤判斷了社會人士可接受的措施,立法局就是這錯誤最後的糾正者。因此,我不認為今天的事是政府官員失面子,反而顯示了這個制度的有效性,它能迅速地回應社會大眾的政治意願和訴求。」

  3. 持書者

    無打算糾正 因為他們的目的就是這個 所以才要先廢掉糾正者 而且已經廢掉了

    牌佬本身係唔會係香港的. 要反的 是代表他們的人->他們的經理人 他們的議員 他們的官 借他們錢的人. 他們的債主 他們的債仔 所有有份係中間收錢的人 他們的所有有形資產 他們的舖…等等

    (真係做到野唔需要做既時候俾人知 而係做咗之後人所共知..)

  4. nobody1985

    有睇開呢度, 但無回過
    俾呢篇嘢老豆睇, 佢睇完叫我回, 話想發洩下, 因為佢係揸的士養大我
    十幾年嚟, 根本無好日子過。呢幾年加價, 成班行家根本無個想, 次次加價都係跟住加租, 然後牌價就上, 車行同財務公司就搵到笑啦, 我地就越搵越少。以前搵埋都萬四五銀, 依家車租又加, D氣又加, 得返嗰萬鬆D。一個唔好彩抄返一兩張, 同個仔飲茶都唔駛去。
    車身車頂車箱電視賣廣告, 全歸車主o既, 無我地份

    牌價點止490萬, 早嗰排試過去到510, 520, 就係收唔起租唔夠供車會, 所以無人接貨先撻返落嚟。依家加咗租, 咪睇下幾時升返上去囉。到佢地想再炒高個水位, 又計數睇下收租夠唔夠, 唔夠又叫加租囉。

    仲有呢, 得返一款石油氣車用, 好揸唔好揸都焗住揸, 出返四座車, 揸日更無泥鯭做都問題唔算好大。但排隊入氣就真係慘到無輪。總之揸的士真係得個做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