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南洋民情就不應亂寫評論

張炳良:新加坡選舉的啟示

小弟睇完之後,眉頭全皺,因為條友唔熟南洋民情就亂寫一通。

新加坡贏得一個選區,唔只贏得國會議席咁簡單,而係個選區嘅市鎮理事會(Town Council)都係佢地控制,無執政能力嘅政黨根本可以即時收檔。而集選區管廿幾萬人嘅日常生活,五條友分工係咁,己經反映果個政黨嘅質素,呢個亦係一直以嚟,反對黨攻唔入集選區嘅原因。

今次工人黨贏兩區都係以Comfortable Margin嚟贏,因為工人黨唔只年輕化咁簡單,而係後港市鎮理事會有實績可以跟,喺新加坡選舉其中一點一定打,就係你管唔管得掂Town Council,喺私樓地區,即係無咁依賴Town Council未必咁睇(所以實龍崗地區行動黨輸得最慘),但組屋為主地區,你無管Town Council能力就返屋企瞓覺喇。以往工人黨都未必贏到中間票,只能贏原本靜山、友諾士集選區殘餘部分嘅工人黨鐵票,但劉程強用佢喺後港市鎮理事會嘅實績,就可以連中間票都拎走。

所以兩黨制論述,唔係外國人講,係新加坡人,同埋小弟呢種長期分析新加坡政治嘅人自己講。小弟明白,新加坡步向兩黨政治,PAP嘅所謂培養政治精英方式破功,對曾蔭權影響好大,但現實擺在眼前,工人黨有執政經驗後,會一個個集選區攻落嚟,好可能會出現,日後新加坡政治由幾個容易轉變陣營嘅集選區或單選區決定嘅局面,呢個係西敏寺政治典型遊戲規則。行動黨要攻番阿裕尼落嚟唔係咁容易,特別知道阿裕尼集選區同靜山集選區、友諾士集選區嘅淵源果陣,就明白呢次點解係決定性戰役。

3 則迴響

Filed under 南洋政治

3 responses to “不懂南洋民情就不應亂寫評論

  1. gaubinfor

    有種說法指,若行動黨預計某單一選區將會遇強勢對手,令行動黨擬安插之候選人贏面大減,星政府只須把它改成集選區,行動黨就能保住該區議席,並可確保反對黨不能座大。實情是否如此簡單?或,若簡單更改某選區性質,行動黨必可保其議席,為何星政府仍保留單一選區的投票制度 ? 不如把所有選區改做集選區吧,星政府一勞永逸,確保行動黨之國會絕對壟斷地位,不受動搖。

  2. martinoei 黃世澤

    行動黨畫選區畫到亂籠,喺政治學界係臭名遠播,只不過,集選區點劃,始終有啲社區係唔妥行動黨就唔妥佢。

    好似工人黨以往,曾經喺靜山集選區,同友諾士集選區打到好接近比數,行動黨驚到要死,就解散咗靜山同友諾士集選區,而呢兩個集選區相當部分,就係今日嘅阿裕尼集選區。

    今次行動黨己經醒水,將榜鵝東拆山嚟,避免大量靜山舊選民走入嚟投工人黨,點知今次輸得最甘係實龍崗花園私樓區,果度嘅友唔少本來係馬林百列親行動黨選民。李光耀決定呢仗輸咗就行兩黨制嘅原因,係工人黨己經知道點樣同你玩集選區,你點劃界都係得個吉。

  3. Anonymous

    很久沒來了。找資料到此。看罷張炳良之文,順道留些言吧!

    首先,新加坡選舉與香港選舉絕不相同,香港並無政黨,無論選舉結果如何,香港的所謂政黨絕不會執政。「不會執政」對選舉結果影響是很大的。

    「不會執政」,選舉便不用理會執政風險的後果,喜歡投給誰便投給誰,結果是最多選民認同的參選人會勝出。這像是簡單,其實不是!

    嬴了便會執政,社會前途便交到當選者手上,這其實是很大膽的决定,會影響選民的生計生活。若選民思想成熟,無執政能力的政黨絕不可能得的執政所需的票數。

    假如選前民調是執政黨民望低落,無執政能力的政黨民望較高,下來是無執政能力的政黨民望會下跌,部份選民會因擔心執政能力而改投有執政能力的政黨,以免冒選出一個無執政能力的執政者風險,最終影響自身生活。未有執政經驗的政黨要嬴,除非民怨極高,加上選民對未有執政經驗的政黨有點信心,否則這是絕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新加坡選前,李顯龍對選民認錯說明民怨頗高,果然輸得前所未見,出現了一個大缺口。

    若在野黨的執政能力得到證明,執政黨的執政風險優勢便會消失,兩黨政治便會形成。在美國,兩大政黨的執政風險相若,結果又返回到最多選民認同的參選人會勝出的局面。美國不可能有兩黨以外的政黨執政,亦是執政風險的問題,民怨對兩黨同時都高的機會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新加坡會否變成兩黨政治要看這一屆局部勝出的在野黨執政成績。若是好的,下–屆形勢會大變。若是不好,要選民再次冒風險會更難,一黨會更大。

    英式選舉,小黨拿3、5%的票不太難,拿出明確而又受歡迎的口號,大黨的民望不高便可以。但票數要再高卻是極難,要看全方位政綱及團隊能力,小黨是很難拿出來的。不滿執政黨,又不想在野第一大黨執政,不投白票,便投到小黨去,算是給執政黨的不滿訊號。

    英式選舉中,除了政黨民調外,黨魁民望亦極為重要,若選民不信任黨魁,即使政黨民望高,選舉亦可能最終會輸掉。

    張炳良之文確是很空泛,文中所言與事情重點無關。要民主黨反思?奇怪!要建制派反思?奇怪!兩邊都是在野黨,反思甚麽?好一個書生論政之文。

    對新加坡選舉結果之事,真要反思的是執政者,是曾蔭權與他的團隊,包括行政會議在內。

    香港執政與立法會無關,叫立法會去反思?是甚麽道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