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鄭汝樺條硬膠有關第四條海隧問題

鄭汝樺嘅硬膠回覆

估都估唔到,快將唔做議員嘅金勞詹,幫我地問咗政府點解唔起第四條海隧。好明顯,金勞詹係呢度或者每日一膠嘅讀者嚟(大家都知第四條海隧係林忌主力主張嘅議題)。

鄭汝樺答得咁仔細,小弟亦都同佢慢慢回覆。

因此,香港長遠運輸策略的其中重要部分,是充分運用鐵路,讓鐵路成為集體運輸系統的骨幹。這是考慮到鐵路是環保、高效率、佔地少的集體運輸工具,非常適合香港的情況。列車由電力推動,不會在路邊排放空氣污染物,人均耗能也較汽車為低。客運鐵路網可以為大量乘客提供班次頻密和快捷方便的運輸服務。香港的鐵路網主要在地底興建,佔用的地面空間相對較少,大大減少在市區高密度地區加建道路的壓力。

黃世澤覆:嗱,用電都係有污染,一係就燒煤,煤仲衰過電油多多聲,一係就依賴大亞灣,只不過馬尼拉海溝有乜冬瓜豆腐我地就係咁先。鄭汝樺,你要迷信鐵路到幾時?

因此,我們一直致力發展鐵路網絡以滿足社會的需求。為了善用鐵路資源,我們透過其他交通工具(如巴士、小巴)、行人系統(如天橋、隧道、電動樓梯、高速升降機)、泊車轉乘等不同的方法接駁鐵路站,鼓勵現有鐵路網未能直達地方的市民,也盡量使用鐵路服務。

黃世澤覆:係咩,咁點解接駁港鐵用嘅專線小巴想加位到廿座都唔俾嘅?

我們共有三條過海鐵路──即荃灣線尖沙咀至金鐘、將軍澳線油塘至魚涌及東涌線經九龍至香港。雖然有關過海鐵路段在繁忙時間的使用率甚高,但仍有剩餘的容量,直至2020年代初段部分過海鐵路段方會開始飽和。我們現時正全力推展沙中線,當沙中線在2020年全面通車後,會提供額外每小時85,000人次的過海載客量,以適時滿足市民對過海交通的需求。我們亦預期,沙中線會吸引部分現使用汽車作為過海交通工具(例如巴士、私家車等)的市民轉用沙中線,有助紓緩過海隧道的壓力。而現時使用荃灣線、將軍澳線及東涌線過海的部分乘客亦預期會轉乘沙中線過海,以紓緩現有過海鐵路線的壓力。

黃世澤覆:呢段硬膠回覆證明咗兩樣嘢:
1. 鄭汝樺平日唔搭地鐵嘅,荃灣線差唔多日間全日都逼到沙甸魚咁呀,觀塘線都唔好得好多。連東涌線都己經開始飽和,未飽和?你講嘢喇。
2. 政府只係顧住沙中線嘅容量,而且沙中線都有一大堆居民。講嚟講去,又係港鐵同地產霸權。

在所有相關道路開通後,三條過海行車隧道的總容量會增加約15%。加上沙中線過海段開通後可吸引部分現時使用道路過海交通工具的市民轉用沙中線,有助減少道路客運量,因此三條過海行車隧道的容量理應可應付整體過海交通需求。

黃世澤覆:喺三條隧道物理上容量未擴充前,呢 15%點走出嚟,變出嚟架?

此外,是否興建第四條過海行車隧道亦需考慮建議在技術上的可行性。興建海底隧道,一般包括在合適的地點設立預製組件工場,預製沉管式隧道組件。同時亦會使用挖泥船在預定的隧道位置挖掘海床,準備好地基,以容納隧道組件。隧道組件會由拖船拖到預定位置,並沉降於地基上。組件周圍會回填物料以固定位置,亦會在隧道上面放置保護石層以作保護。海床會在完成這些工序後回復到原來狀態。鑑於上述工序的需求及對隧道兩岸的交通運輸的影響,我們的結論是興建第四條過海行車隧道在技術上存在相當大的難度。

黃世澤覆:你咪當公眾係咪傻至得,沙中線又咪係要預製組件。

首先,必需要有足夠的空間設置隧道出入口。鑑於維港兩岸的地區已高度發展,要尋找額外的空間興建出入口及所需的連接路會有很大的困難。在興建新的隧道及其連接道路期間,亦需要進行交通改道。由於維港兩岸的主要道路已極為擠塞,實施交通改道措施可能會造成非常嚴重的交通問題。在工程完成後,這些現有道路亦未必有足夠容量應付新的過海隧道帶來額外的交通流量。

黃世澤覆:據聞個樽頸就係海底隧道本身,同海底隧道平行起條隧道擴充容量有乜問題?況且真係要拆嘢,都係搬消防處總部,咪搬去啟德囉。

第二,在維港海面或兩旁進行隧道工程,需要克服的技術性問題亦甚多,例如在進行工程期間需維持陸上及海上交通、避免影響設置在水底的公用設施、考慮海床及地質的變化,以及避免對環境的影響等,挑戰很大。

黃世澤覆:沙中線又唔駛嘅。

再者,視乎設計、地理的限制及實際施工情況,有關工程大有可能涉及在維港及維港兩岸進行永久或臨時填海。有鑑於《保護海港條例》(第531章)訂明不准在海港內進行填海工程的推定,有關填海工程須具凌駕性的公眾需要,方可推翻上述推定,以進行有關工程。如何避免或盡量減少填海,在工程技術上是很大的挑戰。而由於目前三條過海行車隧道的總容量足夠應付整體過海交通需求,所以未必能夠確立具凌駕性公眾需要的理據。

黃世澤覆:喺政府未交代到15%神秘容量點出嚟前,我覺得個凌駕性需要係有,同中環灣仔繞道一樣。

然而,政府會繼續密切留意過海交通流量的增長,並會在有需要時,及早展開研究工作,以應付香港長遠的交通需求。

黃世澤覆:係唔係北京啲京官鬼晒咁嘈,至會研究興建?

11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11 responses to “覆鄭汝樺條硬膠有關第四條海隧問題

  1. Jacky Lim

    財政司司長法團持有75.26%港鐵股權, 唔焗你地用呀!
    塞車, 塞死你地囉, 唔係點搞到你地D人心中只有港鐵呢種交通工具呀
    唔係咁, “鐵路沿線物業" 點解可以賣貴起碼15% 呀

  2. Pierre Cheung

    興建 railway, underground, tram or metrolink 本身冇問題,因為軌道運輸比汽車運輸安全,安全系數比較高,社會成本亦比較平宜。呢個係英國經驗,英國1950年代曾經試圖減少軌道運輸,增加汽車運輸。結果當然失敗,因為隨住人口增加,造成 traffic jam 嚴重,同社會成本增加,所以近呢20年英國政府再投資改善軌道運輸,減少汽車運輸。香港問題源自於制度同中國人迷思問題,並非軌道運輸問題。英國公共交通運輸系統同營運土地都係國有,政府只係出售 licence 同 contract 比 private,所以英國運輸公司連作制度唔同香港,運輸公司唔會參加地產項目。交通同房屋响英國觀念係benefit, 個人基本權利,亦即人權,所以英國照顧 local people 相當好,當然稅收就比香港高。我認為香港稅額太輕,要求政府照顧完善係無可能發生嘅事。香港政府主要收入係賣地收入,當然有機會容易造成地產霸權。要結束香港呢種不平衡嘅收入來源,只有增加稅基,平衡政府收入來源,避免政府收入太過依賴地產項目。解決問題當然要從基本點動手,隨著 claimant damand 增加,而社會資源有限嘅情況下,當然要睇 priority。如果 claimant damand 不斷增加,而其他又沒辦法透過其他途徑增加政府收入,政府只能增加賣地收入而補償收入,最後只會做成地產霸權的惡性循環吧。結束地產霸權,而又要增加社會資源去滿足 claimant damand,只有向社會大眾分擔社會收入去平衡社會資源嘅支出吧。如果又要結束地產霸權,又要滿足 claimant damand,但係大眾又唔想承擔增加稅款嘅,政府憑咩資源可以改善社會資源呢﹖羊毛出自羊身上,damand 無限,卻 supply 有限,現在香港政府只能憑有限嘅社會 supply 去滿足 claimant demand, 只因基本收入有限。增加政府收入來源去改善社會資源,只有增加政府稅基去開闢新稅項去增加政府收入去維持社會資源去滿足 claimant damand。要是香港大眾不願意付出稅款,改革制度上的缺憾,設法增加政府收入來源好讓政府去改善社會資源,唔係香港政府根本冇辦法有資源去滿足 claimant demand,香港只有維持現狀,繼續呢種不平衡的政府收入來源,增加賣地收入,平衡公共財政,造成地產霸權,民不聊生嘅現狀。中國人永遠都係只會吹水,而唔肯落手去做,永遠只係紙上談兵,最後咩都冇辦法去攪掂。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冇力。 漏氣。香港依家年青一代有能力去攪破壞,而卻冇心機去做好一件事出嚟,所以係社會嘅悲哀。

  3. one

    冇人肯加稅,政府只好靠賣地,而政府太依賴賣地收入又會造就地產覇權。蝗蟲問題又冇人解決,實行最低工資又應該會推高失業率,間接增加政府福利開支。如果唔想繼續依賴賣地收入,係唔係最終只有加稅呢條路??

  4. alvin

    鄭汝樺成篇回應只提客運﹐咁貨運呢?香港冇貨運過海鐵路﹐西隧嘅收費又絕對趕貨運客﹐結果貨車全部塞晒喺紅隧﹐你話私家車排放勁﹐抑或貨車排放勁?

  5. alvin

    香港稅率低只不過係一個假象﹐如果你將任何政府收入當成稅收嘅話﹐其實賣地收入都係稅收之一﹐而地價就反映喺房地產價格入面﹐亦即係話所有香港人只要唔係住喺公營房屋(公屋或者未補地價嘅居屋)都係納緊「地價稅」﹐買樓嘅就一次過俾﹐租樓嘅就每個月俾。唔單只住﹐寫字樓租金﹑鋪租等等都包含「地價稅」﹐「地價稅」自然會反映喺物價上。

    但要改變高地價政策﹐或者改變政府用賣地收益做主要收入來源會有好大困難﹐因為會對整個房地產市場做成好大震盪﹐唔單只對自置物業自住嘅人唔公平(炒家就真係話之佢)﹐整個銀行業都可能頂唔住。

    其實政府依賴賣地收入本身唔係造就地產覇權嘅主因﹐起碼港英年代就冇咁嚴重﹐問題嘅根源係特區政府嘅權力授權唔係嚟自人民﹐而係嚟自阿爺同小圈子選舉﹐而小圈子入面地產商嘅聲音好大﹐阿爺亦係香港房地產市場嘅stakeholder (啲熱錢邊度嚟唔使多講)﹐咁嘅結構特區政府嘅政策冇可能唔向地產商傾斜。

    其實老懵董嘅八萬五係一個好有前瞻性嘅政策﹐有咁嘅水平嘅持續供應量樓價自然冇可能升﹐政府亦冇可能再實行高地價政策﹐加上亞洲金融風暴﹐簡直就係完美嘅契機改變香港以地產為主嘅經濟生態﹐但事實證明香港人唔肯去承受轉型嘅痛苦﹐低潮過後又返去炒樓﹐咁蘇洲過後冇艇搭﹐咁嘅契機過咗未必有第二個。

  6. urbane peasant

    Alvin 說得對,老董的八萬五就是治本之道,高樓價如果入了庫房還好,可以用於民生,慘在去了私人口袋,講得好,樓價現在跌更大劑,唯有止咳,食止痛葯。

  7. 飛蚊導彈

    支持alvin兄的說法,高地價政策根本就是變相間接稅,
    地價成本反映在租金上,租金成本反映在物價上,
    結果物價被抬高,跟銷售稅沒有分別.

    不但如此,大部分納稅人要以收入三到四成的收入來供樓,
    家庭人數的多少又會影響買樓的種類,從而影響供樓支出,
    高昂的住宅價格,其實也是一種"變相人頭稅".

    不過,無論任何時候,要改變這個政策都不可行.
    無論改變的速度有多快有多慢,都會令社會有樓價下跌的預期,
    從而加快樓價的下跌,就像當年八萬五一樣.

    如果要改變高地價政策,樓價的最終跌幅很難會少於三成,
    結果一大群資不抵債的業主要交比從前貴很多的稅款,
    令他們因無力負擔而斷供,就算沒有次按債劵,
    銀行業也會因龐大的壞帳而虧損,金融才俊也可能被裁.

    大量斷供出現更會影響消費信心,
    結果香港經濟會出現有如美國金融海嘯後的大蕭條.
    因大蕭條而失業的基層,加上斷供甚至破產的中產和
    因銀行業大蝕而被裁的金融才俊,再加上香港有缺憾的政治制度,
    民心求變而無從改變,難保不會引起像零三七一般的大規模示威,
    甚至演變成全港性的社會動亂,影響經已民怨沸騰的內地,
    這種風險特區甚至中央都擔當不起.

  8. alvin

    @飛蚊導彈 “不過,無論任何時候,要改變這個政策都不可行.無論改變的速度有多快有多慢,都會令社會有樓價下跌的預期,從而加快樓價的下跌,就像當年八萬五一樣."

    所以我一直覺得﹐要改變香港以地產為主嘅經濟生態﹐亞洲金融風暴嗰時簡直就係完美嘅契機﹐泡沫爆咗就係爆咗﹐你講嘅情況02/03年早已出現過﹐但香港人似乎幾沉醉地產泡沫形成時嘅興奮﹐明明爆過一次都要引入阿爺嘅熱錢再吹過個泡沫﹐冇得好怨。

  9. 荃灣線未飽和,講得出果個都係痴線,使唔使去到東京果個款先叫飽和﹖

  10. 飛蚊導彈

    改變高地價政策的同時,需要加稅配合,以保持政府的收入.

    當時經濟已經是最低迷的時期,如果在當時大幅加稅的話,
    就會令負資產業主百上加斤,就會出現前文所指的大量斷供.
    七一遊行就不只五十萬了,到時中共隨時會以為上百萬人
    都是針對23條,針對中央,就不會是田少轉呔這麼簡單了.

    如果暫緩加稅的話,以當年政府財政儲備處於低點,
    隨時會在兩三年內坐食山崩,政府頻臨破產,
    同時也違反基本法量入為出的原則,
    結果影響投資信心,經濟隨時一沉不起.

    大幅加稅對社會的震盪,遠比樓價大跌為高
    所以改變高地價的重點不是壓低地價,
    而是尋找政府收入的適當替代來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