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研究嘅根本

黃世澤:組織時代的終結

呢篇唔係學報文章,呢篇係明報世紀版發表嘅文章。但呢篇文嘅Refutable Implication得到一次又一次嘅Confirm,特別喺阿拉伯世界呢輪革命風潮,我覺得我作為一個學者,雖然最後頂唔順香港學術界果堆硬膠遊戲規則,但我總算做咗一個民間學者應做嘅嘢。

呢篇文寫果陣,小弟未執教中文大學,我準備改投商台。而果陣,剛寫完樂施會本書無耐,最有精神同集中力做學術研究。小弟一向係街頭學者,叫我鬥講術語就唔識,亦唔好搞我。但我專注係,社會科學現象嘅一般性,對現象作出推斷。

而呢篇講晒我認為組織玩完嘅原因,雖然始終missing咗一個key factor,果個叫Web 2.0, 但Web 2.0出現後,成個無組織政治運動成熟,由2009年2月成棚人反宗教霸權(香港),到2011年穆巴拉克宣布玩完,相關嘅implication一次又一次confirm。

所以學術研究嘅根本,我始終認為係實證研究,正如張五常會走去賣桔、養蜜蜂。作為大學教師,小弟一定唔係好教師,但作為一個研究者,我諗我轉為從商都好,都至少無辜負過我讀過嘅嘢。學術研究講係有無心去研究有趣嘅事,如果認為學術認為係no fun,咁不如搵第二啲嘢做好過。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