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鋪富商X真大鑊

王永平:保護富商x身份有必要嗎

社會地位可能是控方提出的最重要理據。但如何衡量或定義社會地位?保護一名有社會地位的人士的身份與維護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有否衝突?當事人的財富是否與其社會地位成正比?一名運動員與一名商人的社會地位如何比較?這些都是值得討論的嚴肅問題。當然這些問題沒有絕對答案,而事實是法庭接納了控方的申請,發出禁止報道富商x身份的命令。

王永平唔係法律人,當然未必講得出法律人講嘅理據。但我同意王永平嘅觀點。

性犯罪受害人點解報警果刻起就受警方保護身份保密,因為如果呢個機制唔存在,日後有人借爆出性犯罪受害人嘅身份,令受害人受二次侮辱,咁樣無人會挺身舉報,所以,呢個係天公地道。因此,喺任亮憲案中,邊個喺度爆受害人身份,或者意圖起底,警方應該火速調查同拉人,但依家警方動作欠奉,我唔明點解。

但X富商案,法官判辭點講:

「⋯主審暫委法官陳仲衡昨在判案時,指X富商多年來不斷提供金錢給被告,目的是為了要和被告發展一段浪漫的婚外關係,X富商在事件中可說是「咎由自取」,⋯」
(星島日報,2011年1月15日)

既然連法官都認為「受害者」自己攞嚟衰,又唔係性犯罪案件,呢單似係有人引誘良家婦女犯罪為多嘅案件,依家保護富商X身份嘅唯一理由,就係佢有錢,而呢個根本唔係理由。

連王永平都開聲,我睇呢鋪黃仁龍點拆招。

Advertisements

7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7 responses to “今鋪富商X真大鑊

  1. “唯一理由,就係佢有錢" 又未必.
    想當年, 某電視台的第一位X先生的身份都受保護. 我相信是因為他的知名度.

  2. Taron

    因為富商X 公開左0既話, 有可能會令一個對本案無關0既人0既聲譽受影響喎

  3. TranceLove

    ↑有真理部和八婆做輿論導向,怕啥?仲有咁多好友睇場…
    所以陰謀論睇,分分鐘最大聲果個未必係Mr.X,而係呢個唔關事既人

  4. 義不容共

    有限法律知識,恐嚇勒索與性侵犯案件的舉報者以至受害人,根本不能相提並論,性侵犯案件毋須法庭特別下令,本身已受法律隱名保障。

    如果頒令的酌情權在法庭,真的看不出陳學殷案那位鹹濕伯父,有何值得頒令隱名埋藏身份 ? 尤其有人一開始就想玩野,藉詞有病不欲出庭作供。

  5. 飛蚊導彈

    如果報警與否,被勒索不就範的後果都是一樣的話,還有人敢報警嗎?

    勒索者很多時候會以威脅公開對受害人名譽有損的資料作為手段
    保密受害人身分有助避免該等資料被公開;
    至於以威脅使用暴力為手段的勒索,
    保密受害人身分更有助避免受害人遭受報復;
    這樣的保障,讓受害人可以無顧慮地舉報和作證,
    反而有助彰顯司法公義
    所以我反而認為應該將適用於性犯罪受害人的強制保密條款
    擴展到勒索罪受害人,不論貧富或社會地位,一律受保障.

    反而我要問,公開富商X的身分,除了滿足好奇心之外,對公眾有何益處?

  6. martinoei 黃世澤

    To 飛蚊導彈:

    勒索罪受害人,我唔認為可以無限擴張保護到呢個程度。

    有啲勒索案受害者當然值得同情,但有啲案件,好似呢單咁,我都係想問,點解陳學殷要受盡羞辱,但呢單仲要身為控方證人,搞到要法官爭啲出通緝至上嚟作證嘅友仔,可以享受到保護?

    老實講,呢單案係唔係定罪穩當,我有保留,呢單係好marginal嘅case。

  7. urbane peasant

    平叔的文章提及 「X的家人具社會地位、身份敏感,及其家人不知道事件為由」,申請並成功取得法庭命令,禁止傳媒報道其身份,只能以x稱呼男事主。
    看來禁令只適用於X本人,如果有人將具社會地位的X家人與案件掛釣,這是否合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