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死網破

聖誕日香港爆出可能比余曾大辯更大的政治及司法花生事件,任亮憲案有受害者走出嚟親blog指控任亮憲,成為香港極少數律政司未檢控,己經被告原告互相炮轟嘅官司。

花生到呢個地步,先唔講案情,支持任亮憲果班友嘅核突表現,正係呢次花生事件嘅導火線。

咁多年嚟,性犯罪有關嘅報導,傳媒又好,控辯雙方都好,一般都守住《刑事罪行條例》第156條訂落嘅底線,就係《刑事罪行條例》156條下所有相關罪案嘅受害人,身份有得唔報就唔報,因為報警果刻就喺法律保護下,無人敢挑戰警方。(香港嘅《刑事罪行條例》第156條,就係英國Sexual Offences (Amendments) Act 1976嘅本地化版本,但香港未有好認真作同步修訂)

但依家有互聯網,有啲人以為自己好威,可以凌駕法律,用公開受害人身份嘅手法,大家諗到呢啲友仔企圖想點

太陽報:疑遭非禮女生資料上網警跟進
明報:非禮案女生「見樣照」被刪 遭「起底」精神崩潰曾想自殺

去年四月呢宗案件,己經見到有人想挑戰法律,但警方無高調對付呢啲「網民」,正如湯大狀喺明報訪問所講:

他說,風化案受害人往往因恐懼別人知道其身分而不敢挺身舉報,立法旨在保護她們,「我相信有受害人看到新聞後想到要舉報時,心裏會遲疑。我希望那些人(網民)不要再破壞舉報制度」。

由於有人睇到舉報制度破壞嘅漏洞,所以任亮憲接受壹週刊嘅訪問,當中透露一啲有關受害者資料,己經好具爭議性,而有人跟手起底嘅行為,呢種自以為正義嘅行為,查實同犯罪分子一樣,根本上破壞緊成個舉報制度,日後其他強姦案非禮案嘅犯案人,學晒任亮憲啲粉絲咁胡作非為,全香港女士,甚至男士豈非全無保障。呢次受害者A鼓起勇氣公開爆大鑊,事實上做咗一件守住香港司法最後底線,以魚死網破方式,守住強姦案同非禮案受害者身份保護機制。問題係,點解要受害者A去做呢件事,唔係政府應該就呢件事作出調查,並且對有關網站採取行動嘅咩?

當然,無論任亮憲有無罪,小弟現時仍然推定任生清白都好,任生都玩完,因為任生啲支持者做嘅嘢挑戰香港法治,而任生同埋支持佢啲「巨頭」無喝止呢種起底行為,護短到咁呢班友仲有乜公信力?

有一樣嘢,我要為高登仔平反,高登雖然係第一個出post起受害人底,但高登admin有及時刪除有關文章,喺文章刪除前,亦有高登仔(我無記錯係「到此一遊」),清楚引用《刑事罪行條例》第156條喝止呢種行為。相反,香港人網留低有關文章最耐,而香港人網嘅用戶,好多好似認為自已所做非常正義(到依家都係,仲夠膽死攞誹謗我啲嘢嚟想為自已甩身,呢班友面皮真係厚到呢)。有啲友仔想借高登刀,嚟達到自己嘅目的嘅手法,係唔難睇出。如果個個性罪行疑犯支持者、朋友或家屬都咁玩法,香港唔天下大亂就奇。

但我可以好肯定講一樣嘢,不論任亮憲案,定係其他案件,如果遇上有人公開受害者身份嘅起底行為, 我建議各位要做嘅事係報警,唔好以為呢個世界無法律,佢地想點都得。

7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7 responses to “魚死網破

  1. 貓頭鷹

    一仔咁放料其實會唔會有事?

  2. gaubinfor

    案情被廣泛報導/公開至此,反而讓任生 / 其代表律師有足夠理由向法院申請要求終於聆訊。

  3. Jacky Lim

    請教一問:如果法庭頒令追究, 結果如何??

  4. v

    呢個時代資訊週圍飛, 想追究都幾難.

  5. F

    “案情被廣泛報導/公開至此,反而讓任生 / 其代表律師有足夠理由向法院申請要求終於聆訊。"
    根本就係李大狀目的麻

  6. martinoei 黃世澤

    To Jacky Lim:

    唔駛法庭頒令追究,《刑事罪行條例》156條, 依家律政司就可以郁手告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