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建聯何以無恥無極限

陳雲:開卷看世界﹕讀《李光耀回憶錄》領會共黨作風

陳雲道長祖上是大馬華裔,與小弟同屬南洋華人後代,因此,他對李光耀看法,與香港左翼不同,由南洋華人從政淵源所見,李光耀是國土守護者是南洋人共識。

陳雲這篇文,有點疏漏之處在於,海外華人有兩次建國,除了蘭芳公司以爾後蘭芳共和國,還有今天泰國王室,今天泰國歷任國王皆有一個華人名字,現任泰國國王拉瑪九世叫鄭固,因為現時拉瑪王朝(曼谷王朝)開國君主鄭華(拉瑪一世,他有一半華裔血統,與擺明屬澄海人的鄭信不同,但大家屬同鄉應無疑問,這亦解釋泰國潮語橫行的原因),要宣稱是吞武里鄭信後代才可以獲清王朝政府承認,以及泰國民眾承認,所以泰國是華人建國,這也是泰國之後軍頭首相皆有華裔血統之故,亦不用掩飾。亦由於南洋華人的政治經驗,大家可以了解小弟對台灣獨立,以至香港前途的見解與香港主流不同之故。

言歸正傳,陳雲這篇文章,可以讓大家了解民建聯何以無恥無極限,因為共黨那套手法,為求目的不擇手段,亦不講義理廉恥,那是無恥的人才可以幹得起的制度,因此李光耀在虎口下求生,亦決定了為何李光耀不得不最後選擇與英國人合作的原因。新加坡、馬來西亞一系的反共思潮,大家不難理解箇中淵源,不要忘記,馬共中人己經比起香港土共相對君子,否則後果嚴重。

共黨可以打交道,但不可合作,這是南洋的教訓。

Advertisements

10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南洋政治

10 responses to “民建聯何以無恥無極限

  1. dino

    難道PM Lee 的獨裁統治就好好??PM Lee老婆可以統領淡馬錫控股和安插娘家各人進公司,這就合理?如此的事放在香港曾X權身上的話,老曾早入獄了。 李光耀同毛澤東根本就係Kawan。居然你對李光耀份人大肆表揚。
    去新加坡Hougang做街坊再寫吧,免顯得你無知。差點忘記告訴你,記住在德士上不要亂談新加坡政治,假如司機是PAP的話,他會直接載你去警局,新加坡公開談論政治是犯法的。

  2. martinoei 黃世澤

    我想告訴你,我就是在新加坡《聯合早報》討論新加坡政治超過十年。

    你只是看新加坡,你再看大馬同印尼,如果沒有李光耀,我可以講,新加坡還在嗎,你想一想?

    你有很多怨氣不要緊,但我看到dino有齊很多新加坡反對派的通病。

  3. Bankers' Arms

    呢D反對派又要淫蕩又要貞節牌坊…

    係亂世之中力保新加坡遠離共產, 李光耀算係好溫和自制

  4. 飛蚊導彈

    問題是,黃兄怎樣看李光耀在新加坡推行的家長式統治,和濫用法律對付異見者的行為? 而新加坡的"李家王朝"又應該何時終結?
    老實說,除了比較自由的經濟體系,還有不搞高調的個人崇拜之外,新加坡的政治環境和北韓,中共等地方差別不大,也因此令新加坡的統治模式成為中共模仿的對象.

  5. martinoei 黃世澤

    To all:

    我想問有多少人是認真了解過新加坡?

    論濫用法律,不論濫用Internal Security Act,還是誹謗法律,大馬情況比新加坡嚴重n倍,大馬膠到連雪蘭莪州行政會議議員都照拉可也,新加坡上次用ISA拉人是拉JI。

    新加坡今天情況,是南洋兩個大國,印尼和馬來西亞長期動盪不安,政客動輒胡亂煽動宗教、種族衝突所致,所以我說李光耀是南洋克倫威爾,他是less evil than others。現時印尼是有望穩定,下一步要看馬來西亞政治海嘯能否捲走大馬國陣。如果下次大選大馬國陣被捲走,新加坡現有的政局亦無必要維持下去,甚至可以重啟新馬再合併談判。

  6. martinoei 黃世澤

    https://martinoei.wordpress.com/2008/06/09/如果安華916執政/

    這篇文章的見解,我講過n次。新加坡不是沒問題,我在《聯合早報》不只評論香港、中國、台灣和東北亞政治,我獲准同時評論馬來西亞及新加坡政治,是有當中因由。

  7. 如果在新加坡公開談論政治是非法的話,我有個舅父常在咖啡室罵李光耀,一早給拘捕了。

    在德士講政治會畀人拉,呢種講法曾經好流行,不過……你真係信﹖

    當然咁講唔等於李光耀唔獨裁。佢獨裁你都唔係屈得就屈架。

  8. 飛蚊導彈

    Alan Shadrake 正是"講政治會畀人拉"的最佳例子
    出書批評新加坡有死刑都要坐監,同趙連海有乜分別?

  9. martinoei 黃世澤

    To 飛蚊導彈:

    結果Alan Shadrake本書在大馬好好賣,誰買大家心照,在新加坡談論這本書,或者買這本書都合法。

    Alan Shadrake談論中央肅毒局的執法手法,這是新加坡沒問題的事,這件事不是書探討主題的問題,而是Alan Shadrake在阮祥雲案執行死刑前,走去訪問劊子手,而劊子手相關詳盡訪問載於書中。

    當然,近日新加坡有可能要判另一宗大馬華裔公民,自首判死的案件,這案件隨時觸發兩國關係嚴重緊張。

  10. 李學斌

    我在半年前才在新加坡坐的士並跟司機談起政治,包括組屋放盤市場的調控,馬來工人的待遇,語言政策和對選舉的看法。恰巧那個司機是 PAP 的,他很樂意解釋各種現象和 PAP 的對應手法,甚至提及他自己有不太同意 PAP 的地方。最後我沒有被送去警局。

    某程度上,我在新加坡很短時間內,有交談過的人,他們談政治未必很深入,學歷也不一定很高(包括馬來工人、小印度的小販、自來日本的街頭藝人…),倒是比香港談政治的,少了扭扭怩怩的投機意識,和自我代入既得利益階層的幻覺,反而比較實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