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虱與蜱蟲

喺北美同中國,都受到小蟲肆虐嘅困擾。

喺北美,包括紐約等城市搞到大家好煩嘅蟲叫床虱(Bed bug),唔會危害性命,但嚴重影響睡眠質素,依家連喺戲院睇戲,或者時裝店shopping都會中招,查實香港應該忠告經常穿梭北美同香港嘅旅客,小心帶床虱返香港,因為如果真係香港出現床虱,大家真係好煩。

只不過,更大劑嘅問題,正喺我地嘅北方醞釀,呢個叫蜱蟲,蜱蟲會死人,河南大規模死人個案己經嚇壞人,依家山東又傳病例。由於中國有隱暪疫情嘅不良紀錄,所以大家唔可以掉以輕心。

香港政府係時候搞宣傳活動,提醒大家蜱蟲防治,同埋對中國旅客嘅行李加強檢查。蜱蟲喺香港落地生根,就會成城市大患,偏偏中國嘅傳染病防治,係完全可以用得個膠字嚟形容。香港本土嘅蜱蟲殺傷力唔大,但河南、山東果啲唔係。

Short URL: http://wp.me/p7cGY-2Cq

Advertisements

5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中國政治

5 responses to “床虱與蜱蟲

  1. Louis

    香港不嬲都有Bedbug, 據我觀察暫時侷限於巴裔男性合租的大廈單位內。通常有五六張淥架床, 一班同鄉做地盤或看更再加一名夾錢請的男工煮飯掃地洗衫, 共十多人一齊住。失控前佢哋有試過自己杜, 用鄉下帶來的"有機燐"殺蟲粉。可惜經常落錯地方, 啲蟲擴散到電掣同電器入面。小弟有個巴仔friend知我識捉蟲, 佢啲鄉里托佢請我去幫手, 但一去親就要成日! 先用細擦擦走床板、床褥邊的成、幼蟲、卵, 再用吸塵機吸。再續個電掣拆開吸, 吸完唧殺蟲粉。之後全個單位地氈式吸麈, 跟住最後地氈式噴藥, 七日後再執多劑, 成個療程共三次至算完成。

  2. i

    thanks.
    佢地有無天敵?

  3. Louis

    蠄蟧、鹽蛇勉強可算是其天敵。

  4. 飛蚊導彈

    我倒覺得不用太擔心
    床虱方面,以一般香港家庭遠高於美國人的衛生意識,加上香港熱帶氣候也不太適合床虱繁殖,應該不會有大問題
    蜱蟲也差不多,香港高度城市化的環境,並不適合以叢林為生境的蜱蟲.而那個甚麼"無形體病"(HGA),以鹿和田鼠等動物為天然宿主,以香港的環境,要落地生根有一定困難.
    加上"無形體病"屬於(立克次體類)細菌性疾病,與其他大多數蜱傳疾病一樣,都可以用強力霉素等常用抗生素治療.(據維基資料,美國電視節目主持David Letterman去年也曾患此病,經抗生素治療後現已康復)
    美國東北也常有此病的報告,也沒有造成重大疫情.
    此病既不是"神祕疫症",也不是"世紀絕症",於內地造成嚴重傷亡實屬當地醫療系統落後之故. 以香港的醫療系統和衛生環境,應付此病應該不成問題.
    宣傳方面,除了一貫強調避免留於叢林地區,也可以教育市民移除蜱蟲的正確方法,和呼籲市民被蜱蟲咬傷後,有發燒要儘快求醫,相信有助減低此病和其他蜱傳疾病引致的傷亡.

  5. 義不容共

    霎時間想起作家魯迅的臭蟲理論 , 批判中國人文過飾非 , 逃避現實的劣根 , 今時今日似乎仍然盛行 .

    中國有什麼蟲害殺人 , 可能都不成問題 , 最緊要係外國都有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