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31 一月, 2010

撐高鐵facebook group admin大逃走事件

http://www.facebook.com/group.php?v=wall&gid=173589416488

這就是土共不負責任的政治態度。

土共搞起一個撐高鐵的facebook group,無問題,但請在高鐵撥款通過後,這個group繼續監察和支持中國高鐵香港段,不過這群土共生怕中國高鐵香港段副作用遠勁過領匯,他們想要轉變立場時轉也轉不到,所以集體脫逃,整個group一個admin也沒有,不知那些懵盛盛參與這個group的人,有沒有被賣豬仔的感覺。

土共這群真的是政棍,日後中國高鐵香港段出了問題,或中央政策出現轉變,這幫垃圾一定立即轉軚,扮成反高鐵積極分子。所以,小弟請各路人馬,通緝當年有份搞這些硬膠group的admin,日後要他們負起政治責任,不要走數。

簡單而言,這幫土共一點政治誠信也沒有。

Short URL: http://wp.me/p7cGY-1KT

7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中環居民小心暗土共

在區議會選舉將臨時,有不少暗土共掩藏本身的身份,寂寂無名但又扮好勁咁成功爭取物物乜乜,相當乞人憎,而在中環,近日見到一件叫衛珮璇的見習律師,打著什麼環約新動力名堂,想搏大霧。

不過可惜土共甩唔戒乜位都要爭餐死的壞習慣,用Google一查立即現形。

http://www.districtcouncils.gov.hk/central_d/pdf/2010/CW_2010_005_TC.pdf

在去年十二月中西區區議會轄下委員會增選委員提名中,衛珮璇榜上有名,而提名她的茂利叫李志恆律師,他是正街選區區議員,他本來得到土共支持才贏到席位,後來他可能知道中西區一帶的人對土共極為敏感,就脫離了土共關係,扮獨立,不過《文匯報》作為香港統監府的府報,有什麼資料不會現形:

香港文匯報:中西區發展動力執委就職

香港統監府(中聯辦)的吳仰偉這樣形容中西區發展動力這個傀儡組織:

主禮嘉賓吳仰偉以「愛國愛港、服務街坊、建設社區、構建和諧」來總結該會的工作。他讚揚該會成立5年以來,致力服務、團結中西區街坊,由最初7至8位區議員的組織發展成現在的地區性團體,實非易事。與此同時,該會在特區政府及中西區市民之間發揮了橋樑紐帶作用,為市民爭取最大權益。期望中西區發展動力在新一屆執委領導下,堅持愛國愛港立場,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積極參與社區事務,發揮跨政黨和跨階層的作用,為構建更和諧的中西區而努力。

中西區發展動力架構

由上頁可見,中西區發展動力與X建聯有千絲萬縷關係,不少要員根本是X建聯中人,大家明白為何一位見習律師居然可以威到在中環掛banner。小弟會將街上見到那些暗土共逐一踢爆,下次選舉不用和他們客氣。

Short URL: http://wp.me/p7cGY-1KQ

8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方法論大戰

沈旭暉:一個學術時代的終結

在主流傳媒,甚少在學術方法論上的爭論,因為香港己經甚少有人在基本功下功夫,當年在政政系,並未有太多傻佬如小弟者,跟關信基教授學方法論(我的畢業論文也是方法論,研究正是土共透過互委會搞政治動員)。因此,沈旭暉這次在《明報》掀起方法論上的論戰擂台,小弟甚感意外。當然大堆人看到一頭霧水也很正常,因為沈旭暉是政治學者,而呂大樂是社會學者,事實上是雙方對兩門社會科學的共同部分,也是核心部分的方法論作論戰,有如大家討論OS的kernel優劣一樣。

小弟與沈旭暉在學術上是完全不同玩法,雖然同屬政治學者,但後現代主義、論述分析等學術用語不會出自小弟把口,因為小弟是把經濟學理性分析的工具,以至歷史學、甚至工程學那套方法論用在政治學,但不論用沈旭暉那套玩法,還是小弟那種借經濟學、歷史學甚至工程學的工具照用在政治學的方法都好,都會有一個共同結論,那是呂大樂近日的分析outdated,小弟給出來的解釋是,因為呂大樂忽略了任何新發明,新科技,只要廣泛被應用,就會通盤改變人類行為的各項變數,那需要推斷行為的規律就要全改。在社會科學,甚至財務學,只要有一個關鍵變數改變,就要將分析全盤改過來,正如你賭馬,為何場地是爛地,與好地是不同的投注模式,因為這正是馬匹跑動速度的關鍵變數。正如一使用安妥膠地,過往沙地用的數據就不再合用。在財務學上,只要有新的程式買盤買賣方式,要估算對方的買賣行為的公式亦需要全盤改變,不改只會輸錢輸到甩褲。

而呂大樂在近日論爭中,忽略了一個關鍵變數正是information flow,過往每個人由於接收資訊能力,遠大於發布資訊或資訊轉口的能力,因此傳統傳媒不論能否報導真相,都會決定戰局,亦由於資訊流通需要依靠個別工具的壟斷者,所以拉登的細胞組織過往是難於運作,因為全部資訊都需要高度依賴幾個中樞。但互聯網賦予每一個人,向多個人發布多媒體資訊能力,每個人的資訊發布和轉口能力大增,才令組織不再需要中樞,反而要以意識形態主導,而傳統傳媒己經再無影響力,因為他們不再是工具壟斷者。這是一個可怕的致命錯誤,因為人與人間互動性大增,結構主義無法解釋問題,民主決策過程不止於議會,還有大量P2P模式的組織存在,在P2P世界下,傳統傳媒胡亂報導迅速反遭反噬,全部都是這樣搞出來。

很坦白,小弟的最深層功夫,查實不是什麼新東西,問題是,社會科學需要最草根的觀察,而第二代人不屑為之,這才招致今天的結果。這不是世代問題,而是一個世代的陋規,凝結了大家的思考能力,這才是當今香港研究社會科學的問題。所以小弟當一個商人學者,一路營商一路保持研究,因為太遠離實驗室研究不到新東西。

Short URL: http://wp.me/p7cGY-1KN

6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請明報加拿大版解釋下以下五毛黨式言論

作者 : 喬輝 (IP: 207.61.44.90 , 207.61.44.90)
電郵地址: qiaohui2001@yahoo.com
URL :
Whois : http://ws.arin.net/cgi-bin/whois.pl?queryinput=207.61.44.90
回應:
都21世紀了怎麼還生活在冷戰思維中!那最好不用中文書寫, qiaohui2001@yahoo.com改用馬來文吧

作者 : 喬輝 (IP: 207.61.44.90 , 207.61.44.90)
電郵地址: qiaohui2001@yahoo.com
URL :
Whois : http://ws.arin.net/cgi-bin/whois.pl?queryinput=207.61.44.90
回應:
香港報紙和雜誌關你們馬來西亞什麼事. 香港有言論和新聞自由, 愛怎麼說就怎麼說, 又沒違反香港法律.

作者 : 喬輝 (IP: 207.61.44.90 , 207.61.44.90)
電郵地址: qiaohui2001@yahoo.com
URL :
Whois : http://ws.arin.net/cgi-bin/whois.pl?queryinput=207.61.44.90
回應:
香港報紙和雜誌關你們馬來西亞什麼事, 香港有言論自由, 愛怎麼說就怎麼說.

小弟對五毛黨上來早見怪不怪,不過一查IP令小弟極為震驚,請看ARIN的WHOIS資料

CustName: Ming Pao Newspapers Canada
Address: 1355 Huntingwood Drive
City: Scarborough
StateProv: ON
PostalCode: M1S-3J1
Country: CA
RegDate: 2003-06-16
Updated: 2003-06-16

NetRange: 207.61.44.64 – 207.61.44.95
CIDR: 207.61.44.64/27
NetName: MIN0616-CA
NetHandle: NET-207-61-44-64-1
Parent: NET-207-61-0-0-1
NetType: Reassigned
Comment: LINX
RegDate: 2003-06-16
Updated: 2003-06-16

為何會來自《明報》加拿大多倫多分公司?這傢伙若是《明報》人,應知道《明報》東主是馬來西亞人(還要是拿督),而且他更應知道,小弟本身正是《明報》出身(我最早在《明報》校園版寫東西),而且至今仍然有在《明報》世紀版發表文章。

小弟強烈懷疑,《明報》加拿大版是不是混有大量中共的人在內,有人忍不住結果大發膠論。小弟等著吃花生,看這件事《明報》那邊如何解釋。

Short URL: http://wp.me/p7cGY-1KL

5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沒公投,就真的等著法國大革命來臨

很多人以為公投很激,小弟查實真不知什麼原因,我想只有中國共產黨以及香港土共才會認為公投是激。

法國戴高樂將軍動輒用公投解決重大問題,因為他很清楚在法國大革命後的法國是怎樣的國家,巴黎元旦才有一幫人無厘頭在街頭燒了幾千架車,他自己都是被軍人政變迫著上轎的,試問如果沒有公投體制作緩衝,大家服從過半人民作決的機制,大家想想法國現在是什麼樣子?在第四共和出現危機時會是什麼樣子?阿爾及爾又怎能成功獨立?所以陳家洛教授說的,有什麼和平理性得過在票站投一票,是有道理的,這是歐陸派的常識。

大家想像一下,如果沒有五區公投運動,政府未來這幾個政改又堅拒不改任何東西,我相信不是溫柔敦厚的余若薇同你講選票起義,而是一群你不知從那裡來的年青人在街頭真的同你講起義,那你要那一樣?公投提供了一個緩衝機制,至少這幾個月,還可以為避免大革命發生盡最後努力,因為如果香港真的爆發革命收場,將會相當血腥。但小弟看不到,在公投以外可以阻止的機制,或爭取緩衝時間的方法。

在立法會全體議員人數上,曾鈺成準備出術,以五十五席為基準,他的目標只有一個,在五區公投期間強過政改方案,沒有高鐵事件,不是一早揭破保皇黨不理民意的底牌,或者這計策可以成功,但高鐵事件最大後遺症之一,那是只要他這樣做,政改方案一旦刊憲便會立即有人包圍立法會、政府總部或督憲府,群眾不會讓你三讀通過法案,換言之,公投緩衝機制即時失效,那就不會有選票起義這回事,而是恐怖得多事情會發生,再加上恐慌的大角咀居民找機會向政府算賬,我不敢盤算有什麼事即將發生。公投會把部分能量消耗掉,如果公投機制一失效,那些能量不會十月在菜園村爆發,或七月在港島北爆發,那是無控制的連鎖反應過程。

現時土共不要拿香港來陪葬,當然他們有權決定他們自己的生死,不過現時小弟在網上的言論己不是最激進時,大家想清楚現時局勢牙煙到什麼程度吧。如果土共不作收歛,小弟預計今年四月過後,政局將會急轉直下至失控程度,那不是簡單的失控,所以小弟要再強調一次,今年大事勿用,不要在今年作結婚(訂了酒席,我建議取消的,我認真的),或在香港生兒育女等重大決定(當然你懷有身孕就好好養胎下去,如果父母皆為BNO人,或父母任何一方為英國公民,就考慮一下在英國生仔)。

我感覺到,決戰時刻己經來臨,任何挽回大局的努力都好像來得太遲。

Short URL: http://wp.me/p7cGY-1KH

後話:小弟家族源自印尼亞齊省,那是印尼經歷戰火最漫長的一個地區,在2006年才真正結束內戰,或許這個原因,小弟對社會不穩的可能性很敏感,希望不會真的變大事。簡單而言,土共現時扮演馬頭圍道塌樓悲劇中,那幾位拆掉主力柱的茂利的角色。

8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