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17 一月, 2010

乜話,香港叫激,咁石首係乜?

唔好講到法國咁遠,法國巴黎元旦燒咗幾千架車,法國都覺好閒,不過法國二百幾年有郁唔郁就衝出街,膠到亡國都仲可以靠殖民地自已復國嘅武夫傳統,不如用中國比。

呢個係去年6月中國湖北石首騷亂的片段,比較番1月16日的零星衝突,我想問,香港有幾激,就算用中國標準。如果有走過中國線嘅行家,竟然認為今年1月16日中環大戰係激,我會覺得佢無見識。好似石首係充滿憤怒,現時年青人還唱《海闊天空》、《超人的主題曲》,最後還出奇地在鄭汝樺脫逃後和平解散,不像石首那些防暴警察被當成沙石般打。

依家新聞界嘅抹黑行為,小弟只可以歸納做兩個可能性:

1. 香港港聞記者嘅訓練太爛,佢地對其他國家相類情況見識太差,要再培訓。
2. 傳媒高層或部分記者立心抹黑示威者。

但小弟亦要好慎重警告各傳媒行家,在戰術層面(不計戰略宏觀層面),不反映民意的傳媒,以及不聽民意的政府,正是令衝突越來越激的原因。傳媒人有否撫心自問,盡力反映民情避免局勢惡化,讓情況得到紓緩。

參與1月16日至17日抹黑行動嘅記者,你們好好想一想。部分人在facebook的狂妄表現,歷史會給他們一個評價。

Short URL: http://wp.me/p7cGY-1H3

10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傳媒, 中國政治

主流傳媒記者如何在這時勢自處?

昨天罵完Iris Hiu許穎超(新城電台新聞部)是港賊後,一石激起千重浪,之後有主流傳媒記者,甚至不是跑政治線的記者,在博客上的評論胡說八道而被圍剿。

主流傳媒記者,如果蠢到不去反省他們現在出了什麼問題,而是依然故我的話,我可以說,這些人注定吃西北風。既不知革命己經來臨的蠢才,歷史從來都不憐憫他們。

首先,現時香港年青一代之所以在這次衝突,夠膽與主流傳媒抬槓,因為網絡的普及,香港出現類似馬來西亞的現象,就是不相信主流傳媒,由博客和網絡媒體取而代之。在馬來西亞,與《明報》一樣同屬華文媒體集團的《星洲日報》和《南洋商報》是過街老鼠來的,大家主要看《當今大馬》中文版和獨立媒體在線,這也是凌國文的文情並茂能夠風行的原因,甚至連《星洲日報》也不得不請他寫六日談(論扮開明,《星洲日報》比《明報》高一個檔次)。這點小弟早就講過,只不過主流傳媒的人,至今仍然看不到世情己變。

另一方面,香港主流傳媒一些陋習,以及對社會科學的修養和根柢太差,也是他們報導永遠與民意脫節的主因。像「八十後」問題,用「八十後」這個詞語本來學術上己經是錯的,但更大問題是,這問題早在2004年長毛當選時己經出現,但香港傳媒永遠只找在「爆」的新聞來報導,而港男港女紛爭時,因學術根柢差沒進一步發現新聞性,令傳媒落後這議題足足六年。之後傳媒主管,甚至前線記者用偏見來做新聞,結果不問可知。還有,香港不少港聞記者的「夾料」陋習,也是相當令人反胃。在立會記者室一堆政治線記者拿著Steno Note相互夾料,我不知這是什麼專業習慣來的。

有些女記者可能講,那日後轉行做公關咪無事。除非你看一位姓文的人,把Web 1.0的東西包成Web 2.0年代的書,以為這是未來的公關,否則我怕日後你大禍臨頭。因為你client的游說對象,正是這批看網絡長大的人,那你認為你有傳統傳媒的經驗有用嗎?這批本身對主流傳媒抱持批判懷疑眼光的人,用針對傳統傳媒的公關手法是用騎兵對付坦克,愚不可及。

在這個年代,做記者如果想生存下去,堅持沒有偏見的報導,戒掉夾料之類的陋習才是最重要,還有,多點自己做研究,看看你的採訪對象,真正怎樣一回事,少去那些土共議員的免費茶點招待會。現時群眾會嚴厲監察傳媒工作者一舉一動,亂寫廿四會招來大量菜刀,這是常態。如果日後「革命」形勢進一步惡化,有部分擺明與權貴合作的傳媒工作者,我勸他們自求多福,這日子可能在可見將來來臨。

Short URL: http://wp.me/p7cGY-1GZ

6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你做就得,我做就唔得

強烈譴責鄭汝樺停車不熄匙污染香港及坐霸王地鐵facebook group

鄭汝樺用膠到核爆嘅方法走佬,唔係無後遺症嘅:

1. 據立法會在場人士所講,鄭汝樺架車滯留喺立法會停車場期間,兩個鐘無停車熄匙,究竟有無搞錯,昨天天寒地凍,唔停車熄匙完全無理由,唔知邱騰華應唔應該同鄭汝樺講清楚佢咁?

2. 鄭汝樺以至果班大帝,加上差人全部搭車無俾錢,差人搭車唔俾錢仲話情有可愿,因為執勤緣故,但港鐵係上市公司,港鐵根據《港鐵條例》,唔係公共機構,鄭局長係港鐵董事都要俾錢搭車,立法會班大帝更加唔駛講,如果係咁俾班友坐霸王車,有損港鐵股東利益,如果鄭汝樺可以免費搭車,咁港鐵股東得唔得?

如果鋪鋪都係做官乜都得,做民乜都唔得,遲早出大事。

Short URL: http://wp.me/p7cGY-1GW

15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為何鄭汝樺要走得這樣難看

鄭汝樺昨天逃跑的情況,固然很核突,不過像包圍立法會這類陣地戰爭,對鄭汝樺而言,如果她不理戰略不惜一切撤退的話,那港鐵站J1出口確為唯一抉擇。

由上圖可以看到,整個問題在於在香港會所大廈外的昃臣道,有數百名「最精銳」的示威者在此據守,他們全部己經準備好被噴胡椒噴霧,而且全部在狹小的地方,手牽手訓在地下堵塞,在場的防暴警察硬攻這點要付多大代價不難估到。而德輔道中防線,亦宜守不宜攻,因為德輔道中硬攻的結果,可能是遮打公園那些花生黨衝入議會。劉江華在當晚晚上十時多,就是被花生黨發現而逃跑失敗。

表面上警察包圍示威者,事實上示威者亦包圍警察,出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形勢時,以往警察一些做法是行不通,像警察若然截斷銀行及HSBC大廈的補給線,造成困獸鬥的話,有可能令衝突範圍波及皇后大道中(為了奪回補給線控制權,一定會在皇后大道中靜坐,搞得不好戰線轉到炮台里就大事不妙),整件事就更糟糕,但又不見得能截斷陳巧文那邊的補給,因為陳巧文那邊可以選擇金鐘的替代補給線。

那唯一由警方牢牢控制的出入口據點,便是港鐵中環站J出口,而當時民眾沒有控制港鐵站,令鄭汝樺有機會逃跑,但警方不計戰略代價的決定結果是,下次戰場定必包括港鐵站,那時真的夠好玩。中環港鐵站是一個複雜的戰場,不是警方有力控制。

Short URL: http://wp.me/p7cGY-1GU

補充:
高登:點解我地要突破警方防線 (附圖解釋)

高登仔嘅分析,相當具參考價值,但J2出口日後必成兵家必爭之地。

25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鄭汝樺同保皇議員還有面子嗎?


由於港鐵逃亡計劃係臨時度出嚟,亦不方便為呢班搭霸王車嘅所謂乘客,趕走其他正常乘客,特別果班係尾二班車(唔係最尾果班,因為小弟後來有落中環站追查賊蹤,小弟對中環地形是相當了解),所以荃灣線有唔少乘客響度,唯一做法係儘快喺金鐘站散水,免得夜長夢多。

點知,反高鐵嘅人無處不在,網民都係無處不在,佢地呢個逃走過程,被不止一位乘客拍低,仲有一位上傳到互聯網,依家全民恥笑緊呢班因被民眾包圍而坐港鐵走佬嘅敗家仔。

不過恐怕下次,呢班港賊連港鐵都坐不了,隨時在港鐵站有大批乘客等候他們,難道在港鐵站放催淚彈和胡椒噴霧?

Short URL: http://wp.me/p7cGY-1GQ

10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尖沙咀天星碼站巴士總站:鄭汝樺敢拆嗎?

如果鄭汝樺以為昨晚的壽西斯古脫逃只此一次話,那她大錯特錯了,有另一個戰場,隨時玩到她真的要用直昇機走佬:尖沙咀天星碼頭巴士總站。

尖沙咀天星碼頭巴士總站是香港很多交通迷的最後防線來的,因為這總站歷史悠久,是少數碩果僅存的舊巴士總站,而且曾經鬧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論壇,是有一定國際注意力的城市景點,如果在紐約,一早列入地標保護法保護範圍了。而這次高鐵還有鐵路迷護航,但尖碼遇上是人數多很多,年齡層亦廣泛好多的巴士迷,本來己經有一大堆人準備為這件事與她拼命。另一方面,如果尖碼總站失守,天星小輪前途亦會成了疑問,守護天星小輪的人亦不得不出兵的。

加上這次鄭汝樺實在太不知所謂,大把人打算向她追數,不少反高鐵的人亦可能會支援暫時相對勢孤力弱的尖碼支持者,如果鄭汝樺敢決定拆尖碼總站,大家想想有何結果,隨時九龍香港大混戰,一大群人一方面死守尖碼,另一方面一大群人可能會直接包圍政府總部,甚至禮賓府,那是不是全體官員要等政府飛行服務隊拯救?

鄭汝樺實在好事多為,她以為昨晚能返家就可以收科,她就想。

Short URL: http://wp.me/p7cGY-1GN

11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