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16 一月, 2010

認為功能組別咁好就唔好住美國喇

臨訓前收到以下膠論,供大家恥笑一下

作者 : Joe Magic (IP: 67.170.169.134 , c-67-170-169-134.hsd1.or.comcast.net)
電郵地址: joemagic@usa.com
URL :
Whois : http://ws.arin.net/cgi-bin/whois.pl?queryinput=67.170.169.134
回應:
功能組別 is Good !!! Otherwise, the government will be run by a bunch of attorneys who have little social and business skills.

咁唔好住美國喇,美國無功能組別喎,返香港喇,好唔好,不過咪住:

http://74.125.153.132/search?q=cache:Q0AujZEarVwJ:zn-linux.5d6d.com/thread-4706-1-1.html+joemagic%40usa.com&cd=1&hl=zh-TW&ct=clnk&client=safari

成體泡殘體字論壇嘅,係咪另一件五毛黨咁?

(次次都係扮香港人嘅中國硬膠入嚟,嚟到呢度真係算佢唔好彩)

2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Twitter下的新戰爭

Twitter報料 防鄭汝樺離開

【明報專訊】示威者不乏80後、90後,他們除了利用msn、sms等召集支援,亦利用twitter發放最新的示威情況,部分人更會留意警察舉動,提醒大家如何準備。有人在twitter說,警方開始在昃臣道佈防,提醒大家以防運輸及房屋局長鄭汝樺在舊中銀那邊離開。亦有人通知其他示威者,表示看到已有飯盒送進立法會,相信是給官員吃,他們不會出來見餓著等他們的市民。

這班在twitter發放消息的網民似乎無處不在,有人說在廁所聽到警察說,將各個示威者抬走也沒用,行動不能升級,正苦惱如何處理。有人更連在立法會內發生的事也清楚,在twitter上報料說建制派議員聚在立法會前廳,邊吃餅邊看電視,有議員更打算到記者室買飲料等。

若一九三九年德軍閃電戰,是首場利用無線電系統指揮,高級軍官與前線士兵一同衝過敵人防線的戰爭(那時古德林將軍與部下一同衝進前線),那2010年1月15至16日,中環反高鐵圍城戰爭,#stopxrl的hashtag,充分驗證了twitter的機動性和群眾動員能力。

雖然香港沒有新聞封鎖,但twitter構築了一個無處不在的網絡,亦令原本毛派難以實現的「人民戰爭」的戰術思想,能夠得到實現,因為任何人都可以提供情報,而情報可靠性亦有簡單可靠方法得到驗證,更不需要毛派組織需要的中央集權式組織架構,這可以說是戰術的惡夢。

唯一戰勝人民戰爭的方法,就是當權者自我完善,但香港政府會嗎?

Short URL: http://wp.me/p7cGY-1GI

11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韓國悲情的由來

DSC01248

朝鮮王朝、大韓帝國的故宮景福宮勤政殿,在勤政殿前本有朝鮮總督府,這是小弟在去年於漢城(首爾)公幹時拍攝

以上的宮殿寫滿典雅漢文,寫有不同品位文武官員所企的位置,但這宮殿並不是中國的宮殿,而是韓國,這是韓國朝鮮王朝故宮景福宮。這王宮見證了韓國與日本之間的恩怨。因為景福宮曾多次毀於倭寇之亂,但最過份還不是倭寇毀宮,而是下圖的景況。

維基媒體基金會存有,朝鮮總督府未拆前照片

日本人把朝鮮總督府建在景福宮前,擺明車馬騎在韓國人頭上,因此,縱然朝鮮總督府是重要的歷史現場,但由於這民族恩怨太深,金泳三當總統時決定拆除朝鮮總督府,並投巨資重建景福宮。

當你看到韓國人在歷史上,曾這樣被人剃眼眉時,大家明白韓國人民族主義的由來,以及強悍的反抗精神根源沒有?如果去漢城,不要只去東大門購物便算數,看一看景福宮,你會明白韓國既是一個「小中國」,以及夾在中、日之間的愛恨交錯。

4 則迴響

Filed under 學術, 文化

港賊記者

小弟好少指明要將記者指為港賊,但這次,小弟必須要將部分黑白不分的記者列入港賊名單,我懷疑如果要學韓賊般追究港賊,名單長度將會厚過電話簿。

Iris Hui在facebook的文章

這篇note令高登人很憤怒,我睇完成篇note,我評語極為簡單:你不適合做專業記者,請你離開新聞界。而附和note那些記者,亦請滾出新聞界。

我想問新聞記者責任是什麼:無偏見報導真相,深究新聞當中的來龍去脈。但這個傢伙,有去深究整個issue的原因嗎?怪不得近年傳媒充斥一些偏離事實,詳情不清不楚,只做政府喉舌不顧雙方意見的偽中立客觀報導,因為記者一開始己經有偏見做新聞,不去尋根究底,只是求早放工,那你還做什麼記者?這不是港女記者,有不少記者確為港女,不過是很專業,知道新聞工作者要做什麼的港女,港賊和港女是兩回事來的。

這些記者,正是香港傳媒公信力淪喪的主因,因為他們連是非黑白都不懂分。台灣綠營人士一向對「統霉」敵視,因為「統霉」記者只顧抹黑他們,毫不專業。香港好多採主,都是憑他們對民主派偏見亂報新聞,這也是小弟沒有興趣再跑前線的原因,寧願寫評論、從商,以及在Twitter做公民記者,公民記者己經比主流傳媒快而準,還要你這些所謂「專業記者」幹什麼。

這種記者,可以繼續胡亂報導新聞,但小弟可以講,之後群眾對這類記者的報復亦會越來越厲害。

Short URL: http://wp.me/p7cGY-1GD

後話:記者可以寫blog,不過記者寫blog寫成怎樣,將會直接反映那位記者的專業水平,露底比平日採訪更容易。小弟之所以有大事順手做公民採訪,因為如果我靠傳媒歪曲過二手資料做研究,或者作出政治判斷,我可以講:我死咗好耐。小弟在二零零四年寫成梁國雄現象,半年前能推斷出今天爆大鑊,難道不用做功課。所以好多學者和評論員,是會自己親身亮相,今天我遇到馬嶽和黃偉國。因為自己看,好過靠一些連專業責任和倫理都不知的傢伙。

還有,我明白當年為何有記者抹黑韓農好像不用負責一樣,小弟最近還再研究韓國近代史,再得出年青一代為何會接受較激烈的示威方式。今天的觀察是,韓農的抗爭方式,與日本殖民統治,以及戰後韓國獨裁統治有密切關係,請那位記者詳讀一遍劉細良寫的《韓農的肢體劇場》,然後再交一份閱讀報告給大家。

27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傳媒

贏了戰役,輸了戰爭

睇完上述的片段,你認為這個政府還有管治威信嗎?

很老實,小弟也想不到這班人膠到利用港鐵站逃走,因為用過類似方法那個人叫壽西斯古,最後因逃走失敗被槍斃。就算逃走成功,他們也以行動認了自己是民賊,或者淪為巴貝利之流,這個政府日後是不用管下去,這幫議員日後都不會再有任何威信可言。

但非常不幸,他們真的揀了最膠的方法逃走,沒錯,他們拿了六百多億,他們可以回家,但日後全香港人都會知道功能組別何等不知所謂,原本不贊成公投的人,都不得不承認,必須另找方法,把這些福佳趕走了,這次事件,把立憲派全部趕到革命黨陣營裡是不爭事實。

鄭汝樺等膠人逃脫情況

我相信,下次這班人不可能再經J出口逃走,可能下次示威者會在金鐘港鐵站或中環港鐵站恭候港賊大駕光臨,因為J出口最近荃灣線月台,這是中環人的常識。甚至在上環、灣仔、中環、金鐘都有人守候港賊光臨,那時想怎樣呢?或者可能來個車廂警民大戰,或要把這些膠人送到北角港鐵站才安全,然後把政府喬遷到北角僑冠大廈,實踐土共治港。

戰役贏了,但公投戰爭政府己經輸了大半。

Short URL: http://wp.me/p7cGY-1GB

10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劉江華,你咁都想出嚟?

劉江華打算逃走!#stopxrl

依家喺立法會面向遮打花園嘅出入口,有大批群眾,不少係高登仔駐守,目的係防止好似劉江華咁嘅賊脫逃,劉江華一度意圖逃走,就喺呢度被人發現,結果成班友衝上來,佢見勢色唔對,立刻龜縮。

我可以講,呢鋪鄭汝樺、劉江華等係無可能走出嚟,除非財政司司長根據《公共財政條例》召集一次緊急財委會,推翻頭先嘅決定,否則依家呢班民賊等同坐監,差佬多都幫唔到佢地。

呢次政治危機,睇佢地想點收科,個個變晒韓國人。

Short URL: http://wp.me/p7cGY-1Gz

4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鄭汝樺有無打算剖腹自盡咁?

昃臣道對峙現場 #stopxrl

小弟暫時走了出去食飯,在休息中途補充一下,當然我是中環人,永遠知道如何出入。

由上圖可見,大韓民國式的示威者己經來到香港,有些膠人可能認為,因為2005年WTO令韓農示威文化傳入香港。

世事這麼簡單嗎?

大韓民國那些悍烈的示威方式,與朝鮮王朝不再是大清帝國宗主國後,被日本近乎羞辱的殖民統治有關,由韓國統監府、朝鮮總督府大樓竟然建在景福宮(朝鮮王朝的王宮)門前,以及搾盡朝鮮的民脂民膏有關,這令一向順從的韓國人,遇到任何壓迫都勢必抵抗到底,絕不屈服,變成擁有全球最激的示威者的國家,在國家完成民主化後,才沒有那些如此激烈的示威者。這也是為何在完成韓國公幹之旅後,小弟認真研究韓國歷史的原因。而韓國被日本殖民統治前,官方文件是用華文文言文書寫,大家應該懂看。

香港被中聯辦(香港統監府)、土共搾成這副樣子,作用力等於反作用力。如果傳媒「河蟹」不止,政府硬膠不停,好戲陸續有來。

所以小弟問,激到香港人變成韓國人,鄭汝樺打算剖腹沒有?

Short URL: http://wp.me/p7cGY-1Gx

12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大戰爆發

防暴警察進軍 #stopxrl

大家見到防暴警察駐守,都知道大戰爆發,而不少年青示威者亦帶了口罩和保鮮紙,激戰在所難免,現在明白為何小弟要全副武裝。

現時大批群眾己經堵塞昃臣道、遮打道,而在場社運分子,亦控制不了現場群眾情緒和局勢,警察到底可以如何為此事收科,我都想知。

小弟現在港英軍人紀念碑撰寫這文章,願主祐香港,阿們。

Short URL: http://wp.me/p7cGY-1Gv

6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關鍵兩小時

四百名市民已苦行上政府總部,等待開閘 #stopxrl

小弟依家在政府總部中座門口,大閘關閉。

小弟不知曾蔭權在想什麼,但未來兩小時是極關鍵的兩小時,因為變數極多,現時肯定過了《信報》所講下午三點三決議時間,小弟設定有幾個情況:

1. 如果今天再度拉布成功,那戰鬥要帶入周日,遮打道將會成為行人專區,大家可以想到玩什麼,但今晚禮賓府相對安全。

2. 如果今天拉布不成功,在五時左右決議,由於在場各人的憤怒積聚得很多,不少人亦下班參戰,周末大戰可能一觸即發。

現時情況,己經類似法國大革命時,路易十六不理人民要求,拒開國民議會,看是誰迫出網球場宣言出來。若我是曾蔭權,會煞停撥款,延後再議,爭取談判時間。

如果有人以為過咗海係神仙,民望真係可以視為浮雲,祝曾蔭權好運。

Short URL: http://wp.me/p7cGY-1Gs

10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