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研究德國的交通

小弟雖是歐洲公民,但自1997年成為英國公民以來,直至2010年才會首次赴歐一趟,但今天看完《信報》陳雲講ICE高速火車,再看林忌每日一膠中講的歐洲飛車記(在小弟眾朋友中,不計在德國住那些,林忌在歐陸飛車紀錄最為齊備),大概知道香港和中國的交通規劃,由公路設計到鐵路規劃,全部都有問題。

德國高速公路網為歐洲之冠,不論保養設計皆為一絕,德國為跑車之鄉,因為德國有足夠的AutoBahn讓其發揮所長,那些除了跨境大貨車,其餘車輛一律不收費不限速的公路,所以保時捷、法拉利在香港這種英、澳混合式的道路設計,只是浪費便是這緣故。ICE的構思,誠如陳雲所講,確為主要作為德國人城際交通中,汽車的環保代用品,因此不求最快,求是最省能源但速度最好。以德國公路車主一般以時速一百八十公里至二百四十公里飛馳來計,ICE速度相若也是差不多。另一方面,ICE亦不用專軌,因為很大程度上,ICE要應付東西德統一後,東德那些鐵路系統,德國以東不少建設,都是在共產黨遺下的舊物基礎上做好。在東德的高速公路網未做好前,ICE亦有促進東西德發展的作用。當然現在,公路飛馳東西德不再是問題。

當然,德國政府一向在交通上,亦不求在平民百姓上收回成本,像小弟一位朋友,在2000年於德國求學時,儘管當時BN(O)尚未視為歐盟公民,但她可以憑她學生身份,得到一張火車證在德國不用開車四處亂闖,而這張火車證是德國政府公帑給付,香港政府可會為香港的貧苦大眾,方便他們坐高鐵回鄉,給一張這樣火車證讓他們不用開車,也有開車的速度和舒適,當然不可能了。

毫無疑問,交通是德國人的強項(與交通搞到變亂葬崗的大英帝國恰好是一個相反),世界兩大頂尖物流企業,包括德國郵政(Deutsche Post)和德國鐵路(Deutsche Bahn),都是國有企業變成私有巨企,但德國人並不是靠大炮巨艦主義亂建浪費金錢的基建,而是實事求事,講求邏輯和實際需要的規劃和營運,很可惜,現時香港人多不講邏輯,幾個歐陸派噴盡口水,都講不明那些迷信大炮巨艦主義的傢伙。

延伸閱讀
林忌:逆市加價潮
黃世澤:西鐵延伸內地,勝高鐵大白象

後話:歐陸派的想法,多講求社會公義,以及戰略上的實用性,特別經歷過兩次大戰的胡鬧洗禮,因此TGV和ICE都是共軌為本,ICE更是很多隧道都禁走,因為安全上不及TGV嚴格,近期才考慮讓ICE走英法隧道,令柏林倫敦列車線有機會成為事實,當然法國人比德國人有創意,像高鐵一般不運貨,但法國是例外,法國SNCF研發了郵政專用的TGV,用來運郵件,把飛機的人貨混合模式抄到火車去用,改善TGV的營運能力,當然這種事是法國人才幹得出來,法國是乜都得的國家,中國人去學結果恐怕大家有眼見。

2 則迴響

Filed under 英國與歐洲

2 responses to “當研究德國的交通

  1. KMB59

    如沒有庫房補貼,DB可以生存嗎?

  2. Gloria Montana

    我唔知,不過DB係有國外業務的,自DB收購Laing Rail後,Chiltern Railways,同埋與龜鐵合資嘅London Overground都係佢旗下嘅業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