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九月 6, 2009

政改攻防戰的戰略與戰術

政改攻防戰開打在即,泛民內部對公投問題討論得相當熱烈。一直未有還招的公民黨,開出了一個相當狠的招數,那就是先談判、後公投,再總辭。基本上,這是比較完整的戰略和戰術藍圖。

雖然香港沒有公投法,而補選當公投來打的戰術也不是沒有先例,2007年港島會戰小弟提出的Plan B,亦即後來實際付諸實行的陳方安生出戰策略,就是2012五席公投的前例。但要將一場補選,不要給那些土共硬膠轉移焦點到別處,是有技術難點要克服,上次陳太港島會戰,土共怎樣亂打,把公投搞成不是公投,大家有眼見,連唐膠年都要硬否認這是公投。因此,林忌提名的「改名方案」,將泛民的候選人一律改名做普選,英文叫Universal Suffrage,是有戰略合理性。

另一方面,打仗要出師有名,所以連與曾蔭權都未談判,就貿然出戰,不是出師沒名,但未到一個迫中間選民也出兵助戰,殲滅對手的地步。因此,2012年中途站方案,我們要什麼,這就是開戰前的最後要求。2012年普選,這類明知對方不可能接受的開價條件,不是製造出兵理由的好方法。所以2012年如何回到循序漸進的正軌,直選議席佔議會議席三分二,以及廢除分組投票,這就是泛民底線。再來二零零五年的保持直選議席比例不變的方案,那是A貨政改,衰過皇族內閣,那時就有足夠理由開火。

只是五席公投,沒有詳細方案,沒有其他戰術方案配合,這是不夠置曾蔭權爵士同土共於死地。現時很簡單,不要管這是黃毓民,還是公民黨提的方案,泛民支持者只需考慮,他們的方案,有何戰略和戰術效果,可否部署、如何部署、何時部署,戰爭目標和底線(止蝕位)是什麼,一味得個勇字,只會做了炮灰。

但可以肯定,如果打算玩膠玩到林公公、曾公公殘的議員,應該儘早安排改名做普選,以及查詢當中的法律細節。若果真的要開戰,到時才做時間會不夠。

6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船中八策

李登輝前總統訪日時,談到《船中八策》對李登輝在決定野百合學運和台灣政改前途時,對他的一些啟發,查實對今天香港而言,《船中八策》也是有參考價值。

《船中八策》指日本幕末奇人坂本龍馬,提出的新國家方針,而這八策在他死後不久,德川慶喜大政奉還後,全部成為日本明治維新方針。由於《船中八策》基本上以古文寫成,漢字多仮名少,所以免譯,有點中文古文基礎自己慢讀:

一、天下の政権を朝廷に奉還せしめ、政令宜しく朝廷より出づべき事。
一、上下議政局を設け、議員を置きて万機を参賛せしめ、万機宜しく公議に決すべき事。
一、有材の公卿・諸侯及(および)天下の人材を顧問に備へ、官爵を賜ひ、宜しく従来有名無実の官を除くべき事。
一、外国の交際広く公議を採り、新(あらた)に至当の規約を立つべき事。
一、古来の律令を折衷し、新に無窮の大典を撰定すべき事。
一、海軍宜しく拡張すべき事。
一、御親兵を置き、帝都を守衛せしむべき事。
一、金銀物貨宜しく外国と平均の法を設くべき事。
 以上八策は、方今天下の形勢を察し、之を宇内(うだい)万国に徴するに、之を捨てて他に済時の急務あるべし。苟(いやしく)も此数策を断行せば、皇運を挽回し、国勢を拡張し、万国と並立するも亦敢て難(かた)しとせず。伏(ふし)て願(ねがは)くは公明正大の道理に基(もとづ)き、一大英断を以て天下と更始一新せん。

船中八策的首策天下の政権を朝廷に奉還,以及御親兵を置き、帝都を守衛せしむべき事,後來變成了大政奉還,王政復古,因為帝都如果無御親兵,就無法確立朝廷權威,兩策實為一策,而這支守衛首都的勁旅,就是近衛師團。次策上下議政局を設け、議員を置きて万機を参賛せしめ、万機宜しく公議に決すべき事就成為了日本帝國議會,有材の公卿・諸侯及(および)天下の人材を顧問に備へ、官爵を賜ひ、宜しく従来有名無実の官を除くべき事就是內閣制,古来の律令を折衷し、新に無窮の大典を撰定すべき事,就變成日本憲法,以及按照《大清律例》以及德法等國法律,重訂日本法典。海軍宜しく拡張すべき事變成日本狂建海軍,後來更在清日甲午之戰擊敗中國,以及1905年對馬海峽之役擊敗俄國,這也是正露丸的由來(用古文來解,正露丸即征俄丸也),金銀物貨宜しく外国と平均の法を設くべき事就變成爭取廢除治外法權,關稅自主。

西南諸藩知道係幕府係膠,幕府亦知道日本非改不可,但如何去改讓雙方都可以參與國家建設行列,卻是兩者都找不到下台階的重點,而坂本龍馬的《船中八策》最大貢獻在於,他提出了一條明確方向,不論討幕的還是支持幕府的,都有路可走,不用下下趕狗入窮巷,而國家發展方向明確,大家亦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大政奉還後,德川慶喜沒被殺頭,還獲封爵,以至過了很長太平日子。幕末不少舊臣,甚至幕末或西南戰爭一些敗軍之將,日後都成為了日本帝國擴張的功臣。

《船中八策》對李登輝的重要性在於,明知台灣政治非改不可,他當了德川慶喜的角色,以一套民主憲政,讓台獨和統一兩股勢力都有舞台,為台灣而共同努力。真正團結人心,不是硬膠的要人閉嘴,而是一個可以讓不同力量為自己國家共同努力的制度。幸運的是,台灣有了個李登輝,由他掌舵國民黨。

在香港政改的十字路口,看會否出一個坂本龍馬,提供香港未來清晰的指導,以及一個德川慶喜,一個足以讓香港土共以外的當權者,接受時間已到的事實,他們需要在新舞台玩新遊戲。

3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台灣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