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八月 13, 2009

潘國森,請你解釋一下依家筆捐款去咗邊

近年香港經濟發展甚為呆滯,得中央政府大力支援,才有前一段日子的復甦。撥款賑災,不宜「鐵嘴一批」便斥「民族主義思潮高漲」,除了人道考慮之外,當然包含有「與中央政府及國內同胞保持良好關係」的效果,若再說得不好聽的,則為「市恩」,合乎「own purpose」和「自身需要」,問題是香港政府有能力捐多少錢。

當然,這次建議撥款數額與前兩次相距極遠,撥多少以及怎樣跟進監管,可以再多斟酌。

潘國森:解放《基本法》不宜「斷字取義」

這是2008年7月23日,潘國森在《文匯報》發表的膠論,任何膠人在報紙公開亂發的膠論,小弟都有所存檔。近日譚作人事件,小弟想問:

1. 成都公安老屈電訊盈科記者的作為,係唔係與香港保持良好關係的舉動?

2. 小弟想問,連記者和立法會議員都去不了四川,錢捐了,但監管落車了未,還是不落實?

一年過後,事實證明小弟以至林忌,對四川捐款的推測和擔憂都不幸言中,請問像潘國森這類人,是不是欠香港和四川民眾一個道歉?

4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中國政治

關昭,全中國都恥笑你

太公報關昭:以身試法,怪誰「粗暴」

講粗暴,成都公安同太公報打手關昭(無記錯應該係葉中敏)應該半斤八兩。依家呢篇文章喺中國網絡恥笑緊,因為文字風格似足文革紅衛兵,簡直去到活化石級數。

太公報仲扮乜香港報紙,不如改名做香港人民日報算,印完直送廢紙回數,浪費地球資源。

回帶:
黃世澤:亂咁發音就叫貢獻良多

7 則迴響

Filed under 傳媒

Come on, 做戲唔好做得咁核突

出 席 校 園 驗 毒 簡 介 會 學 生 普 遍 支 持 驗 毒
2009-08-13 HKT 12:38
多 名 官 員 到 大 埔 區 向 中 學 生 簡 介 校 園 驗 毒 計 劃 , 近 200 名 來 自 區 內 23 間 中 學 的 學 生 代 表 及 校 長 出 席 。

看完這段,已經想吐。

小弟想問,這些學生代表邊度嚟,係咪各大校長精心挑選的乖乖仔,在校長同大官面前,他們敢講真心話,搵鬼信?

呢場戲講真好鬼核突,係咪班膠官激到全世界出嚟反你至安樂咁?

9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不讓香港記者採訪,捐款免談

昨天成都警察膠到什麼地步,大家有眼見,當然,小弟仍然未見香港所謂博客圈子,講一句半句話,很河蟹。

香港捐了這麼多錢去四川,查實香港記者應該有不受限制的採訪自由,理由很簡單,現時四川地震災區任何建設都屬香港公帑運用範圍,香港每一位納稅人,都有權監督四川班官點用我地的錢,而傳媒記者就是香港人授權代表。他們阻止香港記者採訪,鬼知筆錢用咗邊。

所以如果政府再要求捐款到四川,除非四川政府道歉,兼且明確保證不做類似膠事(還要保證實行到,大概要想辦法),否則,捐款免談。

8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學生私隱連犯都不如

繆美詩:私隱

小弟近日被一堆腦筋不清的人,煩得不單影響公務,亦很多更應討論的議題沒有好好處理。其中一個議題,正是青少年驗毒。

不知公眾討論這件事時,有沒有仔細比照過《危險藥物條例》第54AA條對檢取尿液樣本的規定:

首先,要檢取尿液樣本的情況,如下:

(1) 在 調查某已發生或 相信已發生的 罪行時, 只可在 以下的 情況下收取某人的 尿液樣本—

(a) 一名職級在 警司或 以上的 警務人員或 職級在 監督或 以上的 海關人員(“授權人員”)授權收取該樣本;

(b) 已獲適當的 同意; 並且

(c) 裁判官根據第(7)款核准收取該樣本。

(2) 授權人員只可在 以下情況下作出第(1)(a)款所規定的 授權—

(a) 他有合理理由, 懷疑擬收取的 尿液樣本所屬的 人已犯某宗嚴重的 可逮捕罪行; 並且

(b) 他有合理理由, 相信該樣本有助於確定該人是否已犯上述罪行。

查實成個計劃,都已經有當人係犯之嫌。

更大煲係,《危險藥物條例》對十八歲以下人士書面同意驗尿的定義係咁定:

(9) 在 本條中—

“適當的 同意”(appropriate consent)—

(a) 就年滿18歲的 人而言, 指由該人所表示的 同意;

(b) 就未滿18歲的 人而言, 指由該人以及其父、 母或 監護人共同所表示的 同意;

“嚴重的 可逮捕罪行”(serious arrestable offence) 指關乎危險藥物的 罪行, 而犯該罪行的 人根據或 憑藉任何法律可被判處的 最長監禁刑期是不少於7年的 。 (由2000年第68號第2條增補)

好明顯,只有父、母或監護人同意,是不足以合法構成樣本檢取的,因為要子女同家長共同同意。魔鬼亦在這裡,如果可以修法將這條放鬆,警權豈不是大幅放寬,還不天下大亂?當初《危險藥物條例》定義緊到這個樣子,正因要防止警察或海關人員濫用權力,背後是不是有任何hidden agenda?這不只如Rachel所言,成年人知法犯法這樣簡單,而是更大鑊的事。

當然,成堆博客脫逃,大把中年人只會關心他們老友「私隱」,年青人,誰理?

2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