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郭冠英案看香港

在今年三月,台灣新聞局駐多倫多一等秘書郭冠英,被指違反考紀法連記兩個大過,隨即免職和解除公務員身份。在政治中立要求沒有香港嚴厲的台灣,除了他那些挑動族群仇恨言論,被指言論不當外(這是一個大過),為何被指蓄意欺暪而免職。

在台灣,擺明車馬表明政治立場是沒問題,在紅衫軍期間,他上班期間參與倒扁活動,但在台灣法規沒問題,陳水扁政府沒有對他作出懲處。在馬英九上台後,甚至可以外派。當然在香港,一早被祭出CSR。

真的出事是2009年3月,曾韋禎對一位叫范蘭欽的博客起底

范蘭欽就是郭冠英

那些族群仇恨言論固然離譜到極點,但被人起底後,郭冠英先不承認自己是范蘭欽,後來立委管碧玲教授質問新聞局長,而批批踢網友作出仔細研究,發現兩人言論筆法相像,但這期間一直否認,後來台灣新聞局決定停他職,他接受傳媒訪問時才承認他就是范蘭欽,因此,除了言論失當外,因他蓄意隱暪再記一個大過。而台灣政府重組他硬盤資料,發現他寫過那些過份言論的痕跡,因此不得不開鍘。

郭冠英在馬英九年代才被炒魷魚,一方面他的言論過火,但另一方面,他明明是公職人員,但扮成一般網友來發表文章,這種不誠實行為根本是蓄意誤導公眾言論,這是不得不炒的死罪,這比犯政治中立的天條更嚴重。

大家看看中國,有一堆所謂網友,查實是收公家錢的網評員,他們是收納稅人的公務人員,但扮網友引導輿論,大家接受嗎?博客不是網絡討論區,這是等同報紙的傳媒,小弟相信通寶也有一定讀者的,如果每一位政府官員看過機密材料後,可以匿名扮市民經營自己的博客,甚至引導輿論,作為一如郭冠英一樣,不知大家認為有沒有問題。不知小市民們,能否應付眾多看過機密材料的政府大小官員?那政府CSR,對EO, AO, IO, 首長級官員和紀律部隊限制,又用來幹什麼?

作為自由派,真正關心不是個別官員所謂言論自由,而是會否一大堆收了公家錢,收了指令扮市民的官員,淹沒網絡言論空間。通寶按程序申請,表明公職身份,講明他立場撐政府沒問題。但身為政府高級公務員,由今年六月開始至今,每天扮市民寫blog攻擊反對派,不知大家又怎看?如果他是灣仔某政府部門的官員,又不知他對高志活被拒入境事件的評論,會否構成利益衝突?特別EO, AO, IO都經常換部門,會否有利益衝突,誰知?

大家對五毫厭惡的同時,竟然認為官員收了公家錢,扮市民寫blog沒問題,香港人真夠有趣。

另一方面,在這種情況下對博客起底,根據台灣的案例,這件事是天公地道,根據香港博客界的邏輯,曾韋禎這位新聞工作者不應在博客起范蘭欽底,但在台灣,曾韋禎實際扮演吹哨者(Whistle Blower)的角色。

21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台灣政治

21 responses to “由郭冠英案看香港

  1. 捕首

    Martin,精采。

    》大家對五毫厭惡的同時,竟然認為官員收了公家錢,扮市民寫blog沒問題,香港人真夠有趣。

    這種“香港人”,是另類五毫黨,有些中了邪自願“倒貼”添。

    學生考試出貓,不可以。老師扮學生代考,就俾?

    在你前文所提的幾個問題網站溜達一下,僅見左口魚之類的貨色,慘不忍睹。

  2. 港燦

    據 Martin 你以 strict liability 去理解 CSR,公務員未經上級批准,撰文評時政,就算不表露身份,不用真名,仍可指他違反 CSR。

    然而,指 Tungpo 收了公家錢,扮市民寫blog,Martin 你有証據否 ?

    Martin 閣下,Tungpo 可就此反告你誹謗。

  3. martinoei 黃世澤

    港燦,你再歪曲詮釋小弟文章,小弟可以一如其他撐通寶的人一樣以逐客令對之。

  4. 鐵甲人

    OT:
    Martin,你提醒咗通寶喇,可能通寶已經在灣仔某政府部門打爛了他的電腦硬盤(如果係用公幣買嘅可唔可以告佢毀壞公物?),等人地無法重組他的硬盤資料。

  5. nightingalelin

    中國人好吊鬼。如果公務員支持民主自由人權又在博客勸人學習民主自由人權的先進思想,又唔理東西方的左中右派的言論,總知行間接路線,使人關心世界的發展。敢樣佢的政敵就會同中央政府合作,指控佢思想偏激,唔得政治中立。
    好似通寶支持納粹言論,就無問題。
    鍾祖康講得啱,我地成日都係今日食飯好定食屎好。
    希望上帝保佑好人,唔駛再受納粹黨威脅同欺負。

  6. 港燦兄﹕「指 Tungpo 收了公家錢,扮市民寫blog」公家錢是指他的工資,並不是說他寫一篇文政府給五毛那種。

  7. 麥當勞

    網主,我必須籍此機會指出你的缺陷。

    Web 1.0 的時代已經過去左,我地唔可以再使用查封的方式對付「該被懲罰的人」。一次講得通,兩次講得通,你會唔會次次都講得通呢?我唔信。

  8. martinoei 黃世澤

    覆麥當勞

    我當然明白Web 1.0年代過去了,小弟可以講,戰爭模式是更慘無人道,這次第二次博客大戰,根本大家都用Web 2.0年代的武器打仗。我可以說,一旦爆發第三次博客大戰,對方使用的武器只會更無恥。

    查封方式,主要是用來維持這裡討論可以正常運行的常規武器,我信息很清楚:想搞爛場請去第二度。我不會笨到找騎兵擋坦克,但有核彈都好,AK47仍然是投放於日常使用。

  9. Perennial_Loser

    黃兄:

    恕我多口搭句咀,用你嘅角度講兩句啦;其實「起底」呢隻玩法,近一兩年大眾之間多咗認識,普遍形象幾負面,唔著玩。

    打輿論仗到頭來都係講個「勢」,人多就贏面大;呢次繼續用呢招,對面打支旗話要捍衛言論自由,唔少人其實都唔係土共五毛,而係好真心咁講道理,反而好易益咗通寶有道德高地,你咁玩好難鬥。

    而且呢次黃兄你出手個打擊面似乎太大,重有埋歌德呀、量子咁 – 量子係國內人我無睇佢寫乜,但連歌德都計埋做五毛恐怕好多人都唔同意 (我都唔認為佢係)。家陣甚至連翁君都加入戰團,牌面上係左中右合流 – 問心,黃兄你睇佢哋個個都係五毛,但決勝非單在你而在大圍點睇。以宜家出現嘅聯署人嚟睇,共通點係得不滿你呢樣,其他立場根本就天南地北咩都有。例如翁君呢類,通寶呢啲平日當佢係憤青亂黨恥笑就有份。以街外大圍眼光睇,聯署嘅朋友光譜同「受害者名單」都好雜,重加強咗「公道」嘅形象。黃兄你真係最好仔細諗下點 tackle。

    同埋港燦兄提過有樣嘢係幾難搞:要起底,可以點起?名 blogger 唔同高登或街外啲小朋友,話易起又得,但佢又唔係傻嘅,要掩飾亦唔難。更加唔好話如果證實佢唔係公務員嗰陣,打唔著狐狸一身膻。

    當然,宜家以通寶做主打受害者,又有人要求本土行動出面交待,好難唔想像個聲明會畀人騎劫 – 擺明係同你鬥法 (私人恩怨,唔關事嘅人理唔嚟),甚至真係好純粹話反對起底反網絡暴力之類嘅 (理由正面無得反對),都重合理;但一諗起下一步難免會有人借機抽社運界、本土行動水,實在無可能支持。

  10. martinoei 黃世澤

    我唔係立亂選擇敵人,土共一向係放好多人入去,扮到左中右都有,但翁文鏗你認為佢係真心的社運分子乎,量子咪玩喇,佢條友無恥唔只一次,歌德佢唔係五毛黨,佢平日講乜架。

    我對呢次的戰場,看得好清楚。

  11. 林忌

    「Martin 閣下,Tungpo 可就此反告你誹謗。」

    港燦兄,不妨你就叫通寶試試告吧,但林忌以自己的法律見解擔保,要告得入很有難度呢。

  12. abc

    Tungpo 反告 martin 誹謗, martin 會求之不得。Tungpo 速速現身。

  13. 我倒贊同Perennial_Loser的看法。

    你說這次看得很清楚,但其實你每次都「看得很清楚」,經常把反對者當成「五毛」或搞事者。(還記得在我那邊辯過遊行海報的版權問題嗎﹖我有個舊鄰居就被你當成搞事者,而我很清楚他不是那種人。)
    這樣的做法,等於把所有其他人都推到反對你的方面。就像我上次說反原教旨要縮窄打擊面,但你就把打壓面放到很大,這樣只會事倍功半。

    我唔係話通寶果班人抵幫(我話左唔可憐佢,反正佢覺得政府借規則玩人冇問題嘛),但係你「起鋼」起得太多,係好易令人反感的。
    今次那個宣言,我認識不少聯署的人,都不是認同通寶那幫人,純粹就是不喜歡你這種作風而已。於是有了這件事,一有人帶頭宣言,就有很多人跟著走了。

  14. martinoei 黃世澤

    聯署果班人,絕大部分我不打算與他們做朋友,是非黑白不分到這個地步,又不見有人抗議林忌被公園仔起底,幫親不幫理到這個地步,這些人識少個好過識多個。

    我絕對有準備長期將本博客維持最高戒備狀態。

    香港有班「網民」的小圈子主義,以及是非黑白不分小弟絕對領教過。

  15. 鐵甲人

    費事人地話我同博主一路,首先聲明,我唔識博主,以下純粹表達個人意見。

    今次對立面打支旗話要捍衛「言論自由」,但到底係「對事」定係「對人」,我就覺得好值得商確。 篇聲明提都唔敢提博主打通寶個pretext係乜(至於佢地認唔認同個pretext成立,那可以辯論),發起人係唔係有心斷章取義同掩耳盜鈴,使橫手殺人那就得佢自己先知。 一句為捍衛「言論自由」大石壓死蟹壓落嚟,係冇人會反對嘅,但個人覺得草擬聯署者同寶藥黨賣假藥冇分別,如果你起草聲明時唔講晒個故仔D前因後果俾人聽就叫人落沓嘅話。 至於之後抽水大軍出嚟揾位入上網上線就係後話。

    通寶單野,有case定冇case,有理定無理,最理想的情況係由法律解決。 但依家成個局面七國咁亂,會唔會行到呢步我都很懷疑。

    Perennial_Loser及方兄:

    我唔係同博主講好說話,至於依家打擊面放到咁大,我都好懷疑係唔係博主原意或佢能夠阻止。 當博主篇「公共傳媒宣言」一出,就成班人因為見到係博主嘅嘜頭(我想你們的回應也認同了這點,希望我冇曲解你們意思),就唔理三七廿一是非不分斷章取義,一齊出嚟護通寶抽水並自稱「苦主」去報新仇舊恨,咁「對人不對事」嘅行為,係唔係一個理性社會應該endorse先? 我唔係唔明你地嘅觀點,但呢類流氓叠馬行為,如果因為見佢地人多就退縮,咁不如以後唔好話乜鬼理性討論,乜都比拳頭好過? 起碼咁樣會者實啲。

    再者,依家個地步有啲似Night of the Living Dead,作為局外人,初頭我都以為成件事只係打通寶一件「喪屍」,但依家「喪屍」愈嚟愈多,有啲仲自己揾上門添,所以只可以一係打晒,一係就速閃,根本睇唔到有乜middle ground。

  16. martinoei 黃世澤

    覆鐵甲人:

    我發現有極多人甚至為了為通寶辯護,不惜曲解公務員政治中立重要性,或者對採取雙重標準(最典型是公牛擠奶篇文,咁公園仔呢?),講到尾誰是流氓呢?

    這場仗小弟不打算退縮。

  17. 鐵甲人

    覆黃世澤:

    唔講咁遠,就講獨媒。 翁文鏗在獨媒不斷「自我複製」洗版開題,老實講,我見到佢個大名已經覺得好煩。

    另外,成件事上,我暫時仲未見到佢地有一個人引用過原始文件(我知,網上揾唔到嘛),淨係識揾王永平篇野做proxy去駁你。 我就想問,到睇係王永平篇野govern公務員conduct定係CSR govern公務員conduct? 連原始文件都冇參考,佢地講咁多野咪等於白講,一切推論咪建基於浮沙上。 至於他們有冇曲解CSR,那是後話。

    我覺得依家有人提出合理懷疑,咪由件事行哂法律程序囉。 無論如何,有啲野係要有先例去釐清,唔係永遠都唔知條例實行起嚟會係點。 講唔埋,通寶件事可能成為案例,對個社會有莫大貢獻呢!

    另外又有人搬基本法出嚟,話就算通寶有違CSR,但基本法之下賦予每個人都應有言論自由,所以佢唔受CSR所限。 好呀,我等緊呢日,等通寶申請人大司法覆核,話CSR違反基本法呀? 到時真係膠到冇朋友喇。

  18. martinoei 黃世澤

    查實要了解CSR 520-525條,唔只王永平回覆立法會文件,立法會大把文件可供參考,但呢班友就係唔做研究,只求求其有些東西幫通寶蒙混過關。在成個討論中,唔係幫通寶,在獨立媒體的朝雲,引用加拿大和英國的案例是最有意義。

    如果通寶入稟法院,就CSR 520-525的合憲性作出司法覆核,小弟買定花生。

  19. 黃世澤,其實你想唔想人地幫你先(膠數無得幫,你係網政廿一條數點都係你食)?如果你想,咁單純道理上我可以幫下口(雖然亦係其實亦係幫自己,我都唔想人地以反暴力為名行暴力之實)。

    我有條件,你最少幾日內都唔好擴大戰線,我都唔想為左講單純道理而做大戰炮灰。

    好老實講,其實你搞唔清 CSR 520-525 打違憲官司個變數係乜。你連個特衰政府放水都唔計落去,個特衰政府可以為左放水而不惜破壞香港民主發展基石,就咁你就輸左。好在無呢單官司出現,謝天謝地。

  20. 捕首

    Martin,
    看來,鐵甲人倒是活生生的,黑白分明。
    那些“牆頭草”是共匪的統戰對象。點頭可以,做朋友不必。
    倚仗人多勢眾來壯膽的,好極有限。

  21. 個問題唔係你想唔想同佢地做朋友,而係你長久以來既作風製造左好多敵人。

    你諗下好似我果個朋友,突然畀你話佢搞事,佢會點諗﹖就算佢本來唔識你,都會覺得你霸道啦。
    呢度年中被你「代表」了的「年糕」,有幾多係真土共﹖有幾多只係純粹唔同意你某樣講法﹖
    你覺得佢地統統係(否則你唔會咁對佢地),但係我地做旁觀者又未必覺得個個如此。於是畀你有殺錯冇放過果D人,日積月累就會變晒敵人。而其他人見到你一向既作風,到今次就會覺得「佢又係咁啦」。

    你試下問心,如果你唔係一早識我,我依家突然走出黎質疑你呢樣果樣,你會唔會當左我係五毛黨﹖
    你就係好多時候,因為過分敏感而製造太多敵人,於是谷埋谷埋借今次又爆晒出黎。

    你唔介意製造敵人,我當然幫唔到你。我只係話,其實你冇必要有咁多敵人。有好多時,一隻手掌拍唔響架。

    > 公牛擠奶篇文

    佢文中好似冇討論過公園仔單野,你唔能夠單純因為佢冇批評公園仔而話佢雙重標準。否則只不過係blame-them-first。

    而且你個case同公園仔唔完全相同,你係擺明車馬想通寶收聲(所以對家先扯得上言論自由),公園仔純粹係公開左林忌既身份,冇要求林忌做乜野。(當然,林忌可能話佢身份暴露左會令人受人威脅之類,這是後話)
    公園仔o岩唔o岩係另一回事,但係其實你個case既直接後果係嚴重過佢好多。你問人地「公園仔呢﹖」人地都唔會因此覺得你係o岩架。

    今次單野其實有好多理論上既矛盾堆埋一齊,我自己唔識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