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八月 7, 2009

環保假膠現形記

零售業擬粟米袋代膠袋捱批

環團籲杯葛派袋零售商

【明報專訊】膠袋徵費上月7日實施至今剛滿一個月,零售業界派發膠袋量普遍下降約九成,顯示徵費有助改善市民的購物習慣。香港塑料袋業廠商會表示,手挽膠袋訂單較收費前銳減三成,但垃圾袋、預先包裝膠袋及環保袋的生產量卻上升兩至三成,某程度抵消了減用膠袋的成效。

垃圾袋預先包裝膠袋增三成

商會又透露,有零售商主動接觸膠袋生產商,表示以粟米或聚乳酸等非石油產品原料所製造膠袋,毋須徵費,但政府和環保團體均不支持,呼籲市民不應索取這些購物袋。

粟米袋一出,環保假膠假環保真抽稅嘅本質,立即現形。

太陽報:研製粟米袋 歐美風行環保先鋒袋袋平安

粟米袋技術好環保,因為用大家都唔會食,只會當廢物處理的粟米芯來製造,有助處理廚餘呢個棘手問題,而且粟米袋可以分解,唔會有膠袋對垃圾堆填區造成的問題,點解要反對粟米袋。由呢一點,可以睇到所謂環保原教旨主義分子,根本係假環保,真正目的係幫政府搞銷售稅,膠到極點。

一如環保觸覺打領都問題果陣,竟然可以印咗成千份單張,唔知又斬咗幾多棵樹咁?呢啲環保分子大家受夠,連明明環保嘅粟米袋都打,咁你地去死吧喇。我依家真係呼籲大家,杯葛呢啲環保團體。

4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唔知就唔好扮知

歌德:簡覆

香港有些膠人,是眼見自己盟友慘死,又不去反省,這些人簡直只能用福佳來形容。

不過既然是膠人,他們當然言論膠到無朋友,上述這篇膠文,已經有四個明顯錯處,甚至誤導。

1. 「擒日蘋果報導,朱生用左某個電郵呼籲人捐錢,咁ARM個電郵同某區議員類似。」

黃世澤批註:歌德這句言論絕對不是事實,睇番隔牆有耳的原文:

成日有市民投訴去報案時遭阿 Sir狂㩒 case唔肯落簿,不過,個別環頭嘅警員卻好有承擔。件事係咁嘅,本土行動為幫朱凱迪、何來籌 27萬元找司法覆核條數,喺網上發起「十蚊掟響律政署」行動,同呢件事完全無關嘅鄉事派元朗區議員鄧胤楚,前日無啦啦收到兄弟電話,問佢係咪用 tangyunchorylg@gmail.com呢個電郵地址,發信叫人支持「十蚊行動」。
鄧胤楚個電郵係 tangyunchor@yahoo.com.hk,佢擔心有人網上行騙,於是走去報警,議員報案,警察不敢怠慢,拿拿聲派 CID邀請負責籌款嘅林靄雲問話。阿靄盡好市民責任應酬警方,解釋呢次籌款歡迎大家上網認捐,但冇發電郵募捐,佢又批評警察擾民,質疑政府浪費警力搞小動作打壓社運人士。警方發言人證實有人報案,懷疑「一個電郵而發件者的電郵地址與其個人電郵地址相似」,由元朗分區跟進。

係歌德中文能力有問題,定係存心誤導佢的讀者,抹黑人地,妖言惑眾。

2. 「咁該區議員懷疑係騙案,所以報警。」

黃世澤批註:鄧議員條友明顯搞政治滋擾,身為公職人員兼會計師,會唔識分,你呃邊個?

3. 「警方聯絡朱生定邊位了解,最後位人兄(再次)「懷疑」自己比人打壓。咁,真係好煩。」

黃世澤批註:連件事都未搞清楚,亂發膠音,扮有見地,我都覺得好煩。

4. 「不過,好多民間團體令我討厭既係,佢地鐘意「教育」市民。即係,假設我唔認同要保衛皇后或文化特色建築,佢地會希望「教育」我。」

黃世澤批註:係囉,咁鍾意老作,連《蘋果日報》段報導唔係咁寫,都可以歪曲文意,咁唔怪得人地要「教育」你。

同這類人,無可能有任何討論,因為呢類人根本係五毫黨思維,唯一方法係鬧爆呢類浪費地球能源的人,同對付通寶、量子原則一樣,一律不准轉載、連結到歌德果度。

作為收到稅單的納稅人,我真係寧願俾綜援受助人,都好過用嚟養人肉MP3,或者明知自己犯CSR,都走去在博客發膠音(仲要唔知條友係咪office hour發膠音,我認為捉得環保署官員睇鹹網,就不如捉埋亂寫博客果啲膠官),抹黑市民代表的所謂高官,就算有人呃綜援,每月只不過一萬蚊,呢啲膠官,就每月要成幾萬定十幾萬蚊,邊個令大家肉痛啲有數得計。不過無計,有啲咁的膠人支持呢啲咁嘅官,小弟真係交稅交到肉痛。

6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一定要收中國學生嗎?

今年《福布斯》評選十大最佳美國院校,有兩間居然是軍校,分別是西點軍校,以及美國空軍學院。

由於西點軍校以及美國空軍學校,都是美國軍方的學院,因此,你有錢都不一定有得讀,如果你的國籍是中國公民,除非個別美國政府批准,中美雙方協定批准的年青軍人,否則想讀的機會近乎零(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會多一點,因為當時中美軍方合抗蘇聯,東突亦曾經有美軍監察站)。大多數學生,肯定是美國公民或美國永久居民。而這亦摑了近年熱衷收中國學生,或者提倡所謂國際化,藉此提升成績的人一巴。

大學好不好,不是視乎收了什麼學生,而是視乎大學的課程設計。中國學生無疑是超強的考試機器,但當今的學術不是要賭徒,或記憶力異常的人,而是思考清晰的人。偏偏在中國制度,不會有這類人。

另一方面,自一次大戰以來,西方對軍人的要求亦改變了,中國人傳統印象的軍人,一定是腹中無墨水的武夫。但實情是,由一次大戰過後,歐洲傑出的軍人,本身不少本身兼具作家,以至歷史學者的素養,像同時是記者出身的英國首相邱吉爾(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有何話說呢?),以及領導自由法國力抗納粹的戴高樂。因為軍事統帥或參謀,同時要求具備歷史、政治、科學等方面的知識,甚至要具備創造力(否則怎用間接路線),他們根本可以同時是出色的學者。所以今天出色的軍校,成為第一流的大學不令人意外。

所以,好的大學不一定要收中國學生,特別中國學生經常鬧出抄襲問題,更不需要什麼國際化,西點軍校國際化色彩一定超低。只要大學做好本分,自然會得到讚賞。

13 則迴響

Filed under 軍事, 文化批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