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五月 16, 2009

中大校方有無搞錯

香港蘋果日報:隔牆有耳:中大生擬絕食抗議

我個人看完後,認真火滾,小弟想問劉遵義校長,到底想亂幹蠻幹到什麼時候?

我已經去函香港中文大學秘書長梁少光,要求校方給予本人一個書面解釋。為何我要強調香港中文大學條例的權力,因為現時校友評議會主席劉世鏞,經常以「team work」為理由,希望阻止常務委員運用本身權力,監督中大運作。小弟會否連任,我未作任何決定,但為日後代表的方便,認為有必要申明強硬立場,就是個別委員只向選民負責。

稍後我會寫一下會見校長遴選委員會的情況。
====
敬啟者:

本人留意到上述報導,本人認為倘若校方確實在未有學生代表出席投票的情況下,取消書院學生會代表當然議席,這是嚴重不尊重學生的作為。除此以外,這亦明顯地違反書院制的精神和原則。

本人作為校友評議會常務委員,認為校方做法實屬不妥,本人根據《香港中文大學條例》賦予本人之權力,以常務委員身份,要求香港中文大學管理層及其授權代表在七個工作天內,就有關事情給予本人書面解釋。謹此聲明,本信函並不代表常務委員會全體意見,但個別常務委員有權以本身官式身份向校方發送函件,而無須受到常務委員會一致決議,以及主席劉世鏞任何指令之管束。

此致

香港中文大學秘書長梁少光先生

香港中文大學校友評議會常務委員(選任,2006-2009,2000年逸夫政政)
黃世澤謹啟

3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中文大學

香港人是有底線的

很多人都以為,香港人是一群見利忘義之徒,沒有明辨是非之心,不過由馬力、陳一諤到曾蔭權,一個個爭著自焚踢著鐵板,都該知道,香港這個看來功利的社會,與中國的根本分別在哪裡。

中國不是一個義人都沒有,問題在於集體沒有維護基本道德底線的勇氣,連六四殺人都不在乎,那誰會在三聚氰胺,啤酒樽安全、豆腐渣工程等問題上在乎人民安危,成為一個無義無理的野蠻國度。而香港雖然人人逐利而為,但有些重大事情上,香港人選擇有所為有所不為,這就是當中不同的地方。而曾蔭權不知道香港人到底對某些價值有多堅持,結果大家當然有目共睹。

如果香港土共政棍們,想把香港變成中國一樣沒有底線的地方,那真的不移民也不成,中國現時這條路絕對是一條滅亡之路。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對曹仁超失望

看完最新一期《MILK》對曹仁超的訪問,作為在第四代香港人中,唯一一位,在《信報》有十年以上資歷的老作者(兩屆報慶晚會我都有出席,而且出席期間仍是《信報》的作者一員,相信這是頗老資歷),對曹仁超的講法感到極度失望。

我不用第四代香港人角度去看問題,我就換在曹仁超那一代的角度去看問題,《信報》近十多年,新陳代謝的動力來自哪裡,查實就是讓第三、四代香港人走上去,在九十年代,分別讓梁文道、小弟,當時的預科學生在副刊與人打筆戰,之後有蔡東豪、龔耀輝進來,近年就有位王迪詩,如果沒有新人上來,小弟想問,第二代難道認為塘水滾塘魚可以滾到退休乎?特別在這風高浪急,報紙讀者急速流失的年代。

曹仁超指中國才是出路,我認為簡直是指點黑路,中國人太多了,加上文化封閉到不行,專制政權對香港人處處設限,難道他認為中國會讓香港人打進去,中國這塊餅要做大,香港要保持優勢,事實上是香港人要走出中國和大中華,走向世界各地,跟著曹仁超指點的路,那是明燈的路,大家賭波都知買黃興桂對家贏多輸少,難道曹仁超要晚節不保,做四代香港人爭論中的「黃興桂」。

小弟認為,《信報》應該可以成為四代香港人辯論的戰場,當然現時《信報》的第四代香港人作者偏少,除了小弟、王迪詩是長期打躉,其他人第四代香港人的作者不多,如果曹仁超自已另找一些意見相若作者一隊,然後小弟,加上林忌、鄧小樺、李兆富等新銳,來一場四代香港人論戰在《信報》展開,相信應該有看頭,也總好過本來對香港很有貢獻的第二代人,害死了自己下一代都不知發生什麼事。虎毒不吃兒,斷不可以飲鳩止渴的。小弟不希望四代香港人爭論最後發展至,年青人相信《猶山節考》中「棄老」習俗,當變成這種自相殘殺的病態時,社會還有什麼前途?

9 則迴響

Filed under 傳媒

又來恐怖襲擊

旺 角 行 人 專 區 半 年 內 第 二 次 有 腐 蝕 液 體 高 處 墮 下
2009-05-16 HKT 17:22
旺 角 西 洋 菜 南 街 行 人 專 區 懷 疑 有 人 從 大 廈 高 層 潑 腐 蝕 液 體 , 多 名 途 人 受 傷 , 部 分 傷 者 被 送 往 廣 華 醫 院 治 理 。
事 發 於 下 午 4 時 許 , 現 場 是 銀 城 廣 場 對 出 一 段 路 面 , 警 方 接 報 正 在 場 調 查 , 現 場 消 息 說 有 逾 10 人 受 傷 。

旺 角 行 人 專 區 去 年 12 月 亦 曾 有 人 蓄 意 從 高 處 投 擲 腐 蝕 性 液 體 , 造 成 40 多 人 受 傷 。

當半年內一而再有腐蝕液體從天而降的恐怖事件發生,恐怕警方應該暫時停止針對政敵的選擇性執法,而是集中警隊精銳查清楚誰做這類好事,這種襲擊與恐襲無異,而且對旺角居民,以至香港經濟都構成極大的威脅。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