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7 三月, 2009

點解一定要Laughing哥復活

我對睇無線的爛劇無興趣,不過,在被迫要觀看關於Laughing哥討論的情況,小弟對有一個情況非常大惑不解,那就是為何大家一定要Laughing哥復活?

如果真係一個軍人,或紀律部隊的人,只要能完成任務,查實能否披回制服,或有命而還是無關要旨,當然日本式神風自殺隊,既不論戰略,亦太極端和愚忠,但量度一個軍人或紀律部隊的人榮譽,不在於最後能否得到什麼勳章、軍銜,而是能否盡力完成任務。盡力完成任務,是紀律部隊中人的職志。

所以,就算Laughing哥真有其人,就算Laughing真的死掉,但只要盡了全力令任務完成,那就叫光榮了。香港人突然吹捧Laughing哥來,除了因為謝天華演技入型入格,更深一層原因,是香港沒有對榮譽,真正的榮譽,不是連楊光這些人都可以有的荷蘭水蓋的追求。香港這十幾年,走精面的人當道,以為有錢就大晒,相信很多人都深藏不滿,只不過TVB的劇集一個角色,無意中捅中香港人這樣不滿。

當然,香港人潛意識追尋榮譽,但不知榮譽為何物,否則不會要Laughing哥復活,榮譽不可以用能否重新披上制服來衡量。這也是為何,不是每個人都適合當軍人。

後話:不要以為加入解放軍可以追尋榮譽,槍殺手無寸鐵平民軍隊是恥辱來的,為何西方一般對德國陸軍三位將領古德林(古德林是在戰爭法庭獲判無罪)、曼斯坦(後來成為聯邦德國國防軍高級顧問)和隆美爾有正面評價,但有些將領卻一定要追究他們責任不可,當中判斷標準,就是有沒有涉及臭名昭彰的SS、黨衛軍、蓋世太保那些令人髮指的屠殺事。為何有解放軍要冒生命危險揭破六四真相,為何篤爆沙士隱暪疫情軍醫蔣彥永,堅持要求平反六四,因為這是軍人恥辱,而且是整個軍隊的恥辱。所以日本搞南京大屠殺的結果,就是整個日本皇軍都臭名遠播,不過日本沒有完全繼承西方陸軍傳統思想,否則不會有遺族會中有不少千方百計否認日本戰爭罪行的垃圾。

10 則迴響

Filed under 社會批判

重慶徐步高

新報:重慶公安局長去職

重慶解放軍哨兵遭槍殺及奪槍案,調查工作據傳出現驚人轉折,雖然當局早前稱不排除是藏獨或東突分子所為,但有消息指出,哨兵可能是遭部隊內部的人所殺,目前調查目標已鎖定現役或剛退役軍人。

由這進展來看,原本老共想借這件事抽西藏人水,但這次他們不敢,因為解放軍出現徐步高型人物,而且徐步高型人物,隨時不只一個。

大家要留意一點,徐步高這種人格,是中國大陸畸形扭曲社會的產物,當立志向上,但向上途徑因制度處處受阻時,就會不擇手段,冷靜地做一些目標瘋狂的事,亦即戰術是一流,但戰略是黐線的。軍人的才能和嚴謹性是無庸置疑,但近年軍隊貪污和太子黨化傾向嚴重,不是講軍功、講能力,加上全國向錢看,沒有其他出路,結果就是殺軍搶槍,一如徐步高。

而現時有解放軍搶槍殺軍人,而且是接二連三有軍人被殺,明顯就是有重慶徐步高搞的傑作。若非對徐步高型人物的恐懼,中央軍委不會隨便下Shoot to Kill,格殺勿論的命令。

如果中國局勢持續惡化,軍人得不到他們想要的權力和榮譽感,先來多幾個徐步高,下一步就會是軍隊不穩,這就是突然間中國不抽西藏水的原因。現在還抽水,就準備抽鏹水。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中國政治

立法會粗口風潮

好老實講,這陣子的立法會粗口爭論,只是代表香港政治進入一個硬膠紀元,人人鬥膠,好似爭做每月之星係有獎咁。

對於社民連三子,小弟可以講,佢地係唔識抽水,當曾蔭權都在立法會講過粗口時,要一招KO屎務政司長唐膠年好簡單,只要曾蔭權同立法會秘書處,承認在特首答問大會講過9up係粗口,侮辱湯家驊同立法會,咁可以立即鳴金收兵,只要曾蔭權唔認,佢地就繼續講同唐膠年以及曾蔭權一樣嘅粗口,咁你玩粗口兵法才有戰略同戰術合理性,我承認他們運用粗口係有戰略合理性,但戰術鋪排就同屎一樣。都係社民連一貫的問題,佢地比泛民有guts去玩膠,條橋好正,但個劇本同演技就爛晒。

而粗口兵法亦唔可以長期用,因為粗口在議會論戰係好低層次的打法,遇上面皮比高登走數王巴貝利仲要厚一倍的林瑞麟,你係無佢符,邊有人學佢咁厚面皮,你話佢人肉錄音機,佢認自己人肉MP3,你話佢係公公,佢話鄭和都係公公,咁你完全吹佢唔漲的喎。唔該搵幾位高登常客,研究一下點對付呢挺福佳而有娛樂性好過。

唐膠年查實係最無資格投訴果個人,因為第一個將性器官相關用字帶入立法會就係佢,佢果次條條fing事件係無心之失,唔好講笑喇。而曾蔭權爆埋粗後,佢更加無資格去投訴社民連三子,而且公眾見到呢條友除咗投訴社民連三子,其他佢應該要去投訴嘅事全部脫逃潛水,呢啲係乜屎務政司長嚟架。

況且近排中國本土,正係因一隻草泥馬封Youtube,搞到全中國人都變成高登用戶,對政府的Admin Bam行徑好鬼憤怒,乜你自己認為做粗口filter好過癮?如果佢自己同曾蔭權肯道歉,肯自膠仲算,要人唔講粗口,但自己講咗又唔找數,自准特首爆粗,不許議員福佳嘅行為,只會令香港市民對政府更加反感。而且唐膠年不斷投訴,只係表示佢段數仲低過任X唔嬲嘅林公公。

香港政治真係,癡癡呆呆,膠埋一檯。

Update

曾 蔭 權 : 講 粗 口 不 是 他 的 習 慣
2009-03-27 HKT 16:12
行 政 長 官 曾 蔭 權 表 示 , 為 政 數 十 年 , 撫 心 自 問 , 自 己 有 很 多 缺 點 , 尤 其 在 辯 論 時 緊 張 , 說 話 就 會 失 音 以 及 失 準 , 但 他 沒 有 講 粗 口 的 習 慣 , 他 也 沒 有 在 議 會 講 粗 口 。

曾特首繼續走數,而且擺明賴數,失音同失準,就可以講粗口,咁都得。梁議員,你可以鋪鋪開會失音同失準,繼續講你的粗口。特首御准講粗口,你點可以唔講。XD

3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