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19 三月, 2009

香港要考慮自主水源問題

中國南方都市報:深圳水库上游遭多重污染 是深圳主要供水水库
深圳新聞網:小区自来水连续一周腥臭

以上報導都不是像《大紀元》之類反共傳媒報導,這是中國本身官方傳媒的報導,現在事實擺在眼前,香港主要水源之一東江水,供應香港的主要水庫深圳水庫已經出現大問題,如果香港的濾水工作做得有一點疏漏,後果就相當嚴重。事實上,深圳不負責任的行為,除了危及香港和深圳民眾的健康,也是對東江水的顧客不負責任。

為了民眾的健康著想,小弟希望香港政府不要再想買西江水等中國水源,應該考慮自主水源,例如海水化淡,否則香港人很可能真的要被迫天天喝樽裝水。

10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健康

再融資要融得快

世界日報:融資吃緊 企業釀爆煲潮

呢篇上個月廿五日嘅報導,係各位評估公司穩健程度嘅指標,如果未來幾個月,企業可以成功再融資嘅,重組晒手上嘅貸款組合,咁公司係安全,如果手上成堆貸款嘅公司,未來幾個月都仲係融唔到資,如果第二波金融海嘯打到嚟果陣,小弟祝佢地好運。

亞太區各大企業(唔計日本)要成9000億港紙去再融資,唔係講玩,依家邊有咁多Cash俾你再融資?所以近日如果有公司宣布成功再融資,應該係一個穩陣嘅訊號。

4 則迴響

Filed under 財經

看淡中移動

黃世澤:中國3G發展遇上金融海嘯

小弟相信,今日中移動公布業績後,係時候有秩序將中移動的股票拋走。

小弟不會質疑中移動在中國2G市場的王者地位,不過,中國的企業有一大問題,那就是膠到無朋友的國家政策,公司做得幾好都沒用。

現時中國當局迫中移動以TD-SCDMA技術建立3G網,問題在於全世界除了中國,沒有其他國家採用TD-SCDMA技術,網絡基建和手機選擇不多,最後下場可能比只有美國、南韓和日本局部支持的CDMA2000更悲哀,而最慘是,中移動管理層一直都想用WCDMA技術,甚至已經做了不少測試,但國家政策不容許便是不容許,這可不是管理層的錯。

如果硬要投資中國電訊市場,放下中移動後應該看看中國3G發展情況,持有WCDMA牌照的中國聯通應是不錯的觀察對象。當然,中國3G應該沒有那麼快普及,因為中國仍然有著典型第三世界國家的市場特色,Pre-paid佔market share奇大,這對發展數據業務不大有利。

2 則迴響

Filed under 財經

開槍前給予清晰而對方明白的警告是必須

小弟看到不少人對何文田開槍案的討論,例如警察不用英語警告對方無問題,感到搖晒頭。

事實上,若果警察槍擊前給予對方以至公眾的警告不清晰,是有可能有問題。

像英國倫敦警察於2005年錯誤地將巴西公民Jean Charles de Menezes當成自殺式炸彈客,在地鐵站槍殺這名無辜青年,英國警方的情報搜集固然只能用膠來形容,但就算英國Crown Prosecution Service以職業安全的法律成功令倫敦警察繳付巨額罰款,這宗案仍然沒完沒了。而最近的調查顯示,警察沒有給予警告,或給予警告令外界誤會,一樣是大有問題。

Armed police fired on Jean Charles de Menezes without shouting any warning, witnesses have claimed at an inquest.
Passenger Rachel Wilson said she thought the officers were terrorists when they shot dead the Brazilian at Stockwell Tube station on 22 July 2005.

這是英國BBC有關Jean Charles de Menezes案,去年十月底的死因聆訊的報導,最初很多人,包括小弟以Jean Charles de Menezes只是言語不通被槍殺,但後來越查發現真相越硬膠,乘客甚至以為那些Armed Police才是恐怖分子(在英國,並不是每一位警員配槍的)。

好了,回到何文田槍擊案,到底那名警員的廣東話警告,是不是一個有效的槍擊警告?或者在對方文化,警察的警告用語會否造成相反效果,例如「唔好迫我」呢句,係唔係膠?

大家看德國之聲對Jean Charles de Menezes案的報導:

警方称,在斯托克韦尔地铁站,警察试图拦住梅内泽斯,但这名巴西人立刻逃跑,冲下地铁滚动楼梯奔向等候在站台上的地铁,警察随即开枪打倒了梅内泽斯,因为警察看到他身披一件宽大外套,以为里面可能藏有炸弹。BBC驻巴西的记者报道说,梅内泽斯曾长时间居住在巴西圣保罗的贫民区,他看到警察奔向他就逃跑,这可能是一种下意识的习惯。

警察以為已經給予充足的警告,事實效果恰恰相反就夠你煩到爆。可能有關警員不用負起刑事責任,根據Jean Charles de Menezes案的調查邏輯,現時警員與指揮中心之間的通話,以及警方給予警員的訓練和指引,如果缺少了關於少數族裔情況的訓練,或者有關指令係有問題,就有可能警務處處長,基於Strict Liability的法理原則要負起民事甚至刑事責任。

小弟同意融樂會的要求,必須作出獨立調查,不論還死者公道,還是還開槍警員的公道,如果警察訓練有問題,那有關警員承受這樣大的壓力是不合理。而Rachel今天在專欄說是有道理,現時香港警察應該檢討針對少數族裔的開槍警告程序。這是一條人命,小弟不想有更多人命,因硬膠的訓練而失去。

延伸閱讀:
繆美詩:「唔好逼我!」
BBC: Menezes police ‘gave no warning’
德國之聲中文組:伦敦误杀无辜案:巴西人称这是“枪决”
英國IPCC關於Menezes案的調查報告

3 則迴響

Filed under 英國與歐洲, 香港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