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13 三月, 2009

間接路線與中國共產黨

我可以大膽喺呢度預言,中國共產黨唔係亡於外國勢力,而係亡於中國人民覺得個政權太硬膠,而玩出嚟嘅間接路線(Indirect approach)。

先回顧一下,英國軍事家李德哈特對間接路線的描述:

若使用出人意外的慘透手段,用側擊的方式,則其收效反而會更容易更迅速。從政治領域以至於戀愛的場合,間接路線都是一個基本的原則。」(見後話)

喺中國直接推廣民主嘅結果,就係硬膠而務實嘅中國,睬你都傻。由2005年開始,中國廣東省出了個政治兵法家,這個人叫楊茂東(郭飛雄),這個在2005年廣州番禺太石村村長罷免事件中,唔用直接宣揚民主法治的方法,而係以共產黨之法,還治共產黨之身,宣傳共產黨嘅《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同《廣東省村務公開條例》,教村民走法律程序,罷免有問題到爆嘅村委會。當時果班貪官梗係同村民衝突,驅散普法宣傳,但結果係成個共產黨所謂法律邏輯全部崩潰。之後維權抗爭四圍都有,依家共產黨搞到咁焦頭爛額,民眾敢同共產黨正面對抗,呢一役嘅戰略思想影響好大。共產黨你自己都唔守法,點解我要守你嘅法?

呢個係農村果面嘅戰略,而喺2008年底,中產、知識分子用咗個粗口諧音字打開咗條新戰線:惡搞神獸草泥馬。中國政府因為《零八憲章》,大肆封殺網絡,膠到網民忍無可忍,唔知邊個發明咗咁嘅粗口諧音動物出嚟,將中國當局嘅荒謬邏輯推到最盡,盡到近乎膠嘅地步,結果唔知政治係乜嘅人都出嚟同你玩。中國當局封殺草泥馬,反而完全顯示網絡封鎖荒謬到頂點,中國網民要草泥馬擊敗河蟹,事實上就係宣戰公告。

草泥馬唔係宣傳言論自由,但用一個好笑同膠味濃郁嘅方法將言論自由重要性打入每個人心中,宣傳共產黨法律都唔係宣傳民主,但結果令民眾認定共產黨無法治,認識民主政治的重要性。中國來多兩三單間接路線的空位,加上四面八方嘅挑戰,我諗呢 個政權都時日無多,倒台只係遲早問題。

後話:無錯,以一個經常對住女仔撞大板嘅人嘅身份講,談戀愛係應該用間接路線。擺明車馬示愛只會換來勁酸檸檬乙個,有時候,願意加以忍耐和策略了解對方想法,求其所好,反而可能有機會得手。擺明車馬追人,除非人地故意放水俾你,否則要成功真係有啲難⋯⋯雖然知道,都唔代表識執行,囧。

延伸閱讀:
林忌:二級不雅抽水哥的間接路線
林忌:柏林圍牆與《福佳》
New York Times: A Dirty Pun Tweaks China’s Online Censors

3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中國政治

究竟港交所班友有無做過認真研究

英國獨立報:Stock Exchange forced to defend closing auction procedure
2009年3月11日英國金融時報Lex專欄
睇完呢篇報導後,我直頭覺得香港交易所同證監班友,應該全部拉去槍斃。

在2000年6月,英國倫敦證券交易所跟隨歐洲做法,引進收市競價時段,結果就出咗事,傷口護理產品製造商Smith & Nephew,即係之前做易理妥膠布(依家個品牌賣咗俾德國公司),同護膚品品牌Simple果間公司,又係搞咗收市競價時段後,價位大上大落,搞到成個倫敦的人媽爆倫敦證券交易所,在2001年至修改Technical Specification,引進Random Closing,停止成日有公司被人屈機嘅情況。

明明英國前車可鑒,點解證監同港交所竟然夠膽死俾同一個錯誤在香港重演一次,唔叫港交所同證監會去槍斃,仲想點。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財經

今日社會搞成咁?上一代唔駛負責?

米都話生左個女咯!:港女⋯⋯嘅阿媽

這篇文章,是討論港男港女問題眾多文章中,罕見的一針見血。港女嘅源頭,查實正係我地嘅上一代。

依家好多四十歲至六十歲,話香港下一代唔得,霸住茅廁不拉矢嘅所謂香港人,拒絕承擔香港搞到咁大鑊,查實個責任正係佢地自己都走精面,自己日日都搞膠嚟昆水,佢地自己將爛果套教俾下一代,香港人有幾可遇上好反叛嘅人,或者好似小弟呢挺華裔印尼人,用另一套價值觀睇問題。揀老公最緊要有錢,係好多師奶嘅觀念(睇八卦周刊,女明星嫁有錢佬講到幾幸福,又唔睇年紀差距大成咁究竟會唔會有家庭問題),結果咪搞出港女問題。

香港社會好多系統性問題,依家上一代以至位處要位嘅人係要負責任,但佢地就係唔負責任,我地呢代又好少人直斥其非,咪搞到依家膠晒。呢篇博文,係少有講出問題所在嘅文章。

不過HSBC市值大蒸發後,香港會出現有史以來最激烈嘅財富轉移,今天大家以為係搵唔到錢,日後可能發達,依家搵到錢嘅行業,日後可能要乞米,依家身光頸靚嘅人,幾年後變成點都唔知,屆時香港社會變成點真係天曉得。

2 則迴響

Filed under 男女問題, 社會批判

中大校董會改組諮詢

為校友而設
日期: 2009年3月20日 (星期五 )
時間: 下午7時開始
地點: 香港中環夏𢡱道12號
美國銀行中心1樓
香港中文大學中區教學中心102室

===
請各位踴躍參與,作為香港中文大學校友評議會民選常委,小弟亦會準備一份建議,但基本上,建議係咁:

1. 必須有民選的學生校董,現時沒有學生代表在校董會,根本是中大之恥。

2. 必須有民選的教職員及職工校董各一,這樣員工與校方的溝通才會順暢,這也是企業管治(Corporate Governance)的大趨勢。

3. 有實質意義的書院制,必須在校董會組成上得到充分反映。

4. 由大學自主立場,應大幅削減由大學監督委任的校董,由六席減為兩席。而且大學監督委任校董,必須經過立法會同意,以及不可具有政黨背景。立法會在全面普選前,立法會指派校董亦削減兩席,驗尿勤擔任中大校董一事實在過於荒謬。

5. 廢除原有的終身校董,這席位簡直是荒謬。

6. 除各書院院長,中大校友評議會主席,以及立法會指派校董,設立校董任期連任限制,最多六年。

7. 大學校董會不會再行指派額外六名校董,這樣自己委自己的機制,不知誰創造出來。

如果要改革,還有很多要執,請各位踴躍向小弟發表意見。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中文大學

話人錯之前,唔該睇下自己有無寫錯

股海窮庭:是U盤的錯?還是神話的錯?(2009/03/13)

雖然小弟都長期睇淡HSBC,但睇淡還睇淡,HSBC一眾散戶被人當眾屈機,當人肉提款機,仍然要為佢地伸張正義。你自己點睇個市一件事,唔代表你可以俾其他人屈機。

但有些股膠,這次U盤之亂即時露底,脫苦海呢位土共,只係識指責HSBC散戶睇錯市,對U盤背後的監管問題隻字不提,為咗幫政府不負責任到在受害者傷口上灑鹽,佢都算夠過份,但佢對U盤嘅認識更加令人恥笑:

自3月2日起,以匯豐為題的分析鋪天蓋地,而最戲劇性的一幕是3月9日最後一秒最後一手承了$33.00,只比供股價高出15%,電視瑩幕出現灑淚場面,煞是感人!可是翌日一開市就承$37.25,最低也有$37.00,似乎只有該手$33.00有利可圖。原來全香港人只為那$13,200而驚而哭,但明知是假,又為何喊驚?

脫苦海先生,閣下好歹都出過本書教人炒股票,唔知閣下教人炒股票,講所謂「股海秘辛」前,有無update過自己,定係學某啲風水佬,連羅庾都唔識用,就學人幫人睇風水?睇下Closing Auction Session中,收市價係點訂:

「於16:10,港交所系統會按買賣盤類、價格及落盤次序等按序對盤,並釐定「參考平衡價格(IEP)」。參考平衡價格是指在最高與最低競價限價買賣盤中,可以達成最高交易股數的買盤價或賣盤價。」

因為中文好多時寫財經嘢寫到一頭霧水,我引英文的定義,因為英文夠晒清楚:

「Indicative Equilibrium Price (IEP) is the price at which the maximum number of shares can be traded if matching occurs at that time.」

請留意,係最高交易股數,maximum number of shares,而唔係舊有四點鐘準時收市制度,以收市前最後五個按盤價(Nominal Price)嘅中位數決定,係以Volume嚟決負,唔係喺度玩Musical Chair遊戲,有個黐線嘅一手33.00盤搞亂大市,否則就唔會咁多人投訴有大戶玩左手交右手遊戲,因為係要手上貨夠多,錢又多,又玩開場外衍生工具交易果啲友仔,至會可以咁樣屈機。呢啲人仲好意思扮晒財經專家,對港交所嘅責任隻字不提,呢啲咁嘅財經博客,睇得多真係隨時睇壞腦。睇壞腦都唔緊要,如果咁樣而破財,呢堆博客同啲財經演員一樣,係唔會為閣下嘅損失負責。

後話:大家一向認識小弟都係政治學或電腦果面嘅人,我自己研究Finance係因幫屋企做生意,侷住要學。但Finance同Computer,以至Economics一樣,中文書或者文章好多時寫到亂晒籠,大家一頭霧水,唔清唔楚,小弟勸各位,如果學Finance,最好自己睇英文書。

再後話:根據本博紀錄,呢位博主去年煽動網民去搞陳巧文

http://hk.myblog.yahoo.com/tokuhon_blog/article?mid=1938

今日被人篤爆寫股票寫到錯晒,立即連出九條comments發爛渣,仲未計Brian Indian Chung呢件茂利,土共嘅質素就係咁低。 不過,呢度anti-spamming功能一流,慢慢打喇。

4 則迴響

Filed under 財經

唔應該為吸引大戶搞個屈機場

有上市委員稱監管機構為吸引外資付出太大代價

港交所宣布將於本月23日起,暫停競價交易時段,並回復至下午四時收市的舊制。
本身是港交所上市委員會委員的僑豐金融行政總裁許照中認為,叫停機制不會影響港交所的威信,做法是負責任。

他又說,監管機構在制訂政策時,為了吸引外資,往往造就一些有利他們的政策,批評本港為了鞏固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而付出太大代價。

唔係個個外資都係狂捧屈機安排,睇番港交所在2007年第一份U盤時報諮詢文件結果,除了匯控一分為四遞四份文件,東亞、中銀、時富都係港資,自己本地薑都支持呢挺屈機安排,證明問題本身唔係出自港交所要吸引外資。

查實由2008年的諮詢結果,可以睇到港交所為咗吸引大戶,不惜歪曲諮詢結果,搞出個縱容大戶屈機嘅制度,呢個至係問題。成日借加強監管,防止造市為名,引入成堆A貨制度,人地制度嘅精神同關鍵部分唔引入,只係引入個假殼,結果除咗華洋大戶賺錢就人人都會有損失,許照中的講法,只不過煽動民族情緒,等公眾唔記得咗,個市搞成咁,佢地都係有責任嘅。

講到尾,香港要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嘅根本,係公開透明嘅諮詢程序,引入防止有肆意屈機嘅安排,營造一個大家賭得安心嘅環境,以及改革刑事法律,防止有人進行金融詐騙,而唔係引入乜乜伊斯蘭金融。依家中國政府仲諗住喺香港搞人民幣結算,一個可以縱容大戶屈機嘅城市,我只能祝人民幣日後好運。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