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二月 19, 2009

英國國籍平權戰提早在上議院開打

http://www.publications.parliament.uk/pa/ld200809/ldbills/015/amend/am015-c.htm

以下是自由民主黨籍的Lord Avebury和Baroness Falkner of Margravine(少數族裔的終身貴族)提出最新的BICB的修訂案。

LORD AVEBURY

BARONESS FALKNER OF MARGRAVINE

Insert the following new Clause—
“Acquisition by registration: British nationals
(1) The British Nationality Act 1981 (c. 61) is amended as follows.
(2) After section 4B insert—
“4BA Acquisition by registration: British nationals
(1) This section applies to a person who has the status of
(a) a British Overseas Citizen,
(b) a British subject under this Act,
(c) a British Protected Person,
(d) a 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
(2) A person to whom this section applies shall be entitled to register as a British citizen if he applies for registration under this section."."

但以小弟所看,這方案接近現時BNA 1981針對直布羅陀民眾的Section 5入籍方案。

Lord Avebury是長期關注香港國籍問題的有心人(他查實也是身經百戰的下議院議員,他後來要繼承家族貴族位置才變成上議院議員),兩位自由民主黨籍議員提出修訂案,肯定是黨的立場,現時上議院各黨議席分配是這樣:

http://www.parliament.uk/directories/house_of_lords_information_office/analysis_by_composition.cfm

保守黨 197
工黨 217
自由民主黨 72
無黨籍 206
聖公會教士 26
其他 14
總議席 732

假設自由民主黨72張票全數支持修訂案,現時要294票去令修訂案在上議院通過,得以硬闖House of Commons,一個更難打的戰場。但無論如何,各位以自已的方法,游說上議院議員支持這項修訂,肯定是當前一大要務。但保守黨、工黨和無黨籍的票都要爭取,因為House of Lords係無連任壓力,他們做決定比較少政治顧慮,這也是當年BN(HK)A 1997在上議院硬闖的主要原因。

如果怕英國工黨內閣以《中英聯合聲明》作擋箭牌,有件事要講清楚,如果話犯規,BN(HK)A 1990,亦即居英權計劃己經犯咗n世,既然英國認為BN(HK)A 1990無問題,呢項修訂一樣無問題。更何況,果度只係備忘錄上出現的東西,雙方沒協議的。

6 則迴響

Filed under 英國與歐洲

憤青去咗邊?

俄 艦 擊 沉 香 港 貨 輪   八 人 失 蹤
一 艘 香 港 貨 船 周 日 在 日 本 海 沉 沒 , 船 上 16 名 船 員 一 半 被 俄 海 軍 救 起 , 其 餘 八 名 船 員 失 蹤 , 當 中 三 人 是 華 人 , 相 信 凶 多 吉 少 。 美 聯 社 最 初 指 貨 船 是 遇 上 風 浪 沉 沒 , 但 昨 天 卻 傳 出 貨 船 因 牽 涉 生 意 糾 紛 , 船 長 怕 被 扣 查 審 訊 , 拚 命 開 船 逃 走 , 最 後 被 俄 軍 開 火 擊 沉 , 船 被 機 關 炮 射 擊 500 次 之 多 。 中 國 外 交 部 正 就 事 件 與 俄 方 交 涉 。
涉 事 的 「 新 星 號 」 ( New Star ) 貨 船 , 屬 於 香 港 某 航 運 公 司 所 有 , 在 塞 拉 利 昂 註 冊 。 據 俄 羅 斯 新 聞 網 引 述 俄 羅 斯 檢 察 部 門 官 員 說 , 貨 船 運 送 一 批 「 劣 質 」 大 米 到 納 霍 德 卡 港 ( Nakhodka ) , 但 在 卸 貨 後 , 俄 羅 斯 公 司 查 驗 後 拒 絕 收 貨 , 並 威 脅 要 採 取 法 律 行 動 , 扣 查 船 隻 。

我唔理艘香港貨船內裡裝住乜貨,但果艘船係商船嚟的噃,點解可以用軍艦擊沉,仲要中國政府未抗議過。俾著發炮隻船係美軍,仲唔成班憤青去美國駐華使館擲雞蛋,依家班憤青去咗邊?

江澤民可以無恥到,承認江東六十四屯等地永久割讓的條約,咁大家應該知道中國係一個假民族主義政府,事實上只係一隻俄國狗,如果中國要係證明唔係俄國狗,或者內鬥內行,外鬥外行的狗賊,唔該俾番少少顏色俄國睇。

15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中國政治

派臥底查膠官

繆美詩:請講出真相

Rachel提派臥底入政府,查他們有什麼日常亂籠失誤,查實我個人認為,這本是傳媒不可推卻的責任。

還記得以前在《成報》,因為寫社論太悶,所以後來除了寫《風塵三俠》和《隔夜怪論》這專欄,另一件事就是做全民監察版,這版的宗旨就是找政府那些不合邏輯的怪事、膠事來調查。當年記得最離譜的一次,就是在北角市中心,電氣道臨近城市花園一個修路地盤,竟然發現好幾大個紅色,寫著內有炸藥的箱,還以為那些政府官員命菅人命,縱容渠務署在鬧市使用炸藥,後來政府回覆才指,他們竟然用盛炸藥的盒來盛器材,果真製造公眾恐慌。

查實很多狗仔隊用的採訪技巧,例如跟蹤等等,或者派出臥底滲入目標機構,進行調查,這些通稱「調查報導」(Investigative journalism),應該用於針對政府那些亂七八糟之處,這也是第四權的真義所在。很不幸,現在香港的傳媒並不仗義執言,全部都只是小罵大幫忙,要用錢調查政府失誤,寧可搵狗仔隊跟藝人。所以,我後來寧可加入商台做鄭經翰節目的獨立監察員,亦即是節目的auditor,因為這對社會的作用比較大。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傳媒

誰令文壇健筆無以為繼?

今天小弟很憤怒,查實在罵Jurgensmeyer前,己經想出手回應魯姜,其中一位筆者相當不認同的作者。

作為《信報》其中一位年青作者(現時最年輕,當推蘭開夏道的王迪詩律師),但亦屬有一定年資作者(小弟由1995年開始,至今寫了接近十四年),小弟今天對民間心戰室的《文壇健筆無以為繼》這篇文章,極度不以為然。

我對魯姜這篇文最不以為然在哪裡,那就是除了他心目中那些老一代名家,亦即退休高官之類,難道年青的(不是指小弟)就沒有一位半位是能寫得好的嗎?由這位魯姜連年青人提也不提的傲慢態度,是不是他以為靠上一兩代人塘水滾塘魚,就可以解決曹仁超、練乙錚等真正的名家高手退後,無以為繼的問題?誰令文壇健筆無以為繼?

小弟在1993年開始投稿《明報》校園版,1995年開始改投政論,1996年開始在《信報》IT版寫評論到現在,這十多年來,小弟不是最擔憂有同齡的競爭對手,而是與我同一代的人,沒有人有機會在年青時磨練筆尖,大家想一想,在小弟這一代,有幾多個寫評論的,是有機會突圍?不要計那些,連小弟罵他都怕替其宣傳的人。現在那些評論,不是不少版面給劉迺強等不學無術的人霸佔,便是報章要求作者一定要出職銜,試問有多少是考慮文章的質量?

現時評論界是需要開始世代交替,因為評論經驗需要累積,小弟現時也不敢以資深自居,但如果不能在年青頭腦最清晰時候多加鍛鍊,晚年很難把自已其他方面經驗化為文字。就算王永平,這位小弟認為近年寫得最好政治評論員之一,他未當高官前,也是經常去投《中國學生周報》。

很坦白,如果報章主事人的想法都與魯姜一樣,香港真的等著集體沉淪。

後話:雖然小弟是有意識地協助他人上壘,但有些年青一代搏上位之徒,思想有如一團漿糊,那些人真的幫他們都費時。

2 則迴響

Filed under 社會批判, 傳媒

搞社會運動的哀愁

在BHK Forum眾多板友中,不計Johnson Lau,我極少公開責難,包括很多時在英國文化理解,我與之很不同的Sam Fan,但這次Jurgensmeyer的講法,我認為道不同不相為謀,沒必要與這個討論任何問題下去:

今次人0地貼封陳年舊信出0黎,你又話封信好重要、有助
CUKC平權。BHK的板友已經俾你玩0左起碼三次,你估
仲有幾多人會信你先?

近排BCIB沒有為BN(O)直接帶來好消息,我都好多其他板友
一樣都有0的氣憤和意志消沉,如果語氣重0左,敬希原諒。
希望你明白板友們現在的心情。今次人0地貼封陳年舊信出0黎,你又話封信好重要、有助
CUKC平權。BHK的板友已經俾你玩0左起碼三次,你估
仲有幾多人會信你先?

近排BCIB沒有為BN(O)直接帶來好消息,我都好多其他板友
一樣都有0的氣憤和意志消沉,如果語氣重0左,敬希原諒。
希望你明白板友們現在的心情。

http://www.britishhongkong.com/cgi-bin/forum/YaBB.pl?num=1234582877

我選擇在博客公開炮轟這個人的原因,因為我想大家明白,為何我完全沒興趣參與BHK實務操作,寧願在一個理論家位置上,以及我對這類人不以為然的原因。

我為何認為onion手持當年由香港政府入境處在1980年3月發出,要求CUKC護照持有人,在身份證上由中國改為英國,皆因這是一個有力明證,當年英國人要迫香港人放棄「中國人」這個身份,或者不承認「中國人」這個身份,英國在1981年的國籍法是出爾反爾得很,這封信無論在政治或法律上都有重要作用,那就英國國會議員們去解釋一下當然你們幹的好事吧。

但Jurgensmeyer竟指責小弟玩人,作出指責之前,這傢伙完全沒有講清楚他自已的理據,我分析任何事都有理據,這傢伙除了不斷地打英文,都不知他自已有何論據。我不敢像部分BHK板友私底下向我講,懷疑這人是土共,但毫無疑問,他這次回應某程度上露了底牌。

林忌:張無忌與倚天劍的哀愁

林忌2007年寫這篇文,令小弟感觸良多,因為很多時,在華人社會搞社會運動,就會有一堆如林忌文中所述的膠人攻擊,小弟對權力有極大厭惡感,不是世事太膠都不想碰政治,而我對任何地方都出現那種中國人式爭逐權力狂相當懼怕,正如BHK運動,小弟己是英國公民,而且以小弟南洋淵源,要在香港以外國家生活並不困難,只不過小弟對英國人的做法不以為然,才不斷延續由李鵬飛爭取港人居英權至今的政治議題和使命,遇到一點挫折,就如此攻擊別人,那不是林忌文中所述那些抹黑張無忌的人嗎?而House of Lords議員們的仗義執言,難道不代表這個運動的成效嗎?不代表英國人留意到當中問題嗎?

小弟不打算讓Jurgensmeyer在這裡公開回應小弟,有些問題,他自已想清楚吧。

17 則迴響

Filed under 英國與歐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