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二月 18, 2009

旺電加租20%傻的嗎?

據聞旺電會大幅加租,加租幅度20%,搞到成班旺電商戶在2月18日罷市抗議。不過如果真係加得咁勁,我只可以用傻的嗎,來形容旺電的業主。

本來電腦散件的利潤己經唔係多,零售商在每件硬件,賺你四十元以上己經叫好叻仔,但大部分情況都係賺你十蚊雞。以前因為經濟唔算太差,人人都會一年買番兩三件硬件,咁叫有客流,無乜問題。依家經濟差成咁,大家要upgrade hardware都要諗過先,加租?不如提早執笠好過喇。

有啲膠人,一定以為自由行可以救到香港。錯得很,依家中國各大沿海城市工廠,成堆都接唔到訂單,乜仲有人有心情來自由行咩?佢地唔過期居留,製造社會問題己經要劏雞還神喇。

香港傻的嗎業主龍虎榜中,旺電一定有份。罷市都未必有用,因為香港地產界,充斥住呢挺膠人。

延伸閱讀:
hkepc對罷市的報導

2 則迴響

Filed under 財經

大家齊齊膠,睇邊個膠得起

當今大馬中文版:霹州特权委员会议决酿宪政僵局

依家大馬政局,己經被納吉的硬膠作為,迫到一個頂點。納吉膠到搵唔知邊度偷番嚟的雪蘭莪州行政議員黃潔冰的私生活照片,交給傳媒公布,明顯令民聯把心一橫,決定以膠治膠。霹靂州議會利用民聯仍然佔有議長席位的優勢,通過禁止國陣州務大臣,以及 六名行政議員踏足州議會,國陣立即沒了七票,換言之,一旦州議會復會,國陣州政府隨時因不信任動議倒台,到時真係未到最後一刻都未知邊個贏。

我呢度奉勸好多一向用慣卑鄙手段的傢伙,不論香港土共還是大馬國陣,積下陰德,唔好做咁多衰嘢,當迫到太緊果陣,民眾會以膠治膠,到時大家齊齊膠,睇吓邊個膠得起。

2 則迴響

Filed under 南洋政治

二十年後,歷史迫我們作一抉擇

我想,我應該不能如當年在《南華早報網站娛樂炸彈》專欄所言,看到許鞍華拍《千言萬語II》,為民主派這群人在香港被中國佔領後的所作所為作一總結。因為在北京大屠殺二十週年的前夜,大家己經不是在問中國會不會亂,而是中國會幾時亂。

在北京大屠殺過後,香港泛民也好、土共也好、特區政府也好意義在哪?那就是一九八九年時,失敗的以談判換民主的實驗,能否在共產黨管治土地下得到延續,嘗試避免以武力革命解決中共這個問題。以中國人的硬膠思維方式,武力革命得來什麼結果實在天曉得,改革永遠是勝於革命。

但過去十多年,香港泛民除了在《基本法》廿三條一役和陳太港島之戰打了決定性的一仗,其餘時間都是膠,情況與片中謝君豪演的男主角沒兩樣,試問當出現決定性時刻,我們還能做些什麼?難怪許鞍華在拍完《千言萬語》後,只拍商業電影,因為幾乎預見到一個失敗終局。

我自已在病時仔細想過,現時我們所做一切都是紓緩療法,但有紓緩好過沒紓緩,至少這療法下,多些人有機會走,多些人認識到情況不妙試圖改變,什麼都好。但不做任何紓緩,就注定是一個爛攤子。

3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中國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