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十二月 26, 2008

北美防空司令部追蹤聖誕老人計劃

NORAD追蹤聖誕老人計劃中文網站

雖然這個計劃聽起來膠到無朋友,但事實上,這個有五十年歷史的公關計劃,可以說是冷戰以來最成功的一個公關,甚至國民教育項目之一。

整件事源自1955年一件膠事,有人登了則廣告,聲則廣告上的電話可以找到聖誕老人,怎知號碼是錯的,打了去美軍科羅拉多州一個總司令的熱線去。這名總司令就居然下令,要求軍中各人向打來的小孩子提供聖誕老人的行蹤,自此以後,美軍都會向小朋友提供聖誕老人的「行蹤」,而在1958年,美國和加拿大空軍合組成NORAD後,這計劃就變成美國和加拿大空軍的共同公關和教育項目。

在冷戰期間,這個看來有膠力的公關項目,事實上對維持民心和軍心很重要,這是用一個很軟性的方式,告知公眾他們如何保衛加拿大和美國免淪入蘇聯之手。NORAD事實上正在冷戰最前線的其中一個軍事機構,蘇聯由堪察加半島射來的導彈,就是由他們負責攔截。如果民眾對NORAD一無所知,公眾如何對NORAD有信心呢?另一方面,空軍軍人在聖誕不在家中,亦難免感到寂寞,這計劃令他們聖誕期間感到一些溫暖。所以,這個看來無聊透頂的計劃,是有軍事以至公眾教育的價值。而小孩子童年時知道NORAD有能力找到聖誕老人,長大後便會支持很多防空計劃。

誰說國民教育一定要硬繃繃,大家當明白為何英國文化協會,總會讓學生看嘲笑英國人為樂的Mr. Bean?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軍事

中國海軍遠征亞丁灣

在鄭和下西洋後數百年,中國武裝船隊正由海南島三亞出發,重返亞丁灣,這次不是為明王朝政府找失蹤皇帝,或者宣示國威,而是實際過不實際的需要:護送中國的遠洋商船。近日中國多艘商船被海盜打劫,身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不派兵護航,就實在太講不過去。你認為商船的貨主,以至中國不少民眾會同意中國繼續不派兵護航嗎?

而這次中國海軍遠征亞丁灣,可以視為對中國海軍的考驗,因為中國對上一次要動用海軍打人,是中越戰爭,在南沙和西沙的戰事,但事隔已經三十年。中國軍隊的實戰經驗,有可能連要經常在馬六甲海峽對付恐怖分子和海盜的新加坡海軍和印尼海軍也不如。對付這類敵人,不是船隻噸位夠大就是。

但遠征亞丁灣用一隻導彈驅逐艦,和一隻「中華神盾」,我就頗有疑問。

除非中國打算為揮軍索馬里本土作出準備,否則導彈驅逐艦未必用得上,但能夠支援突擊隊員的艦隻就肯定是必須。因為不論英國、印度還是法國海軍,之後實際上與海盜們短兵相接是海軍突擊隊,而這次中國海軍重返亞丁灣,事實上是對中國百多名海軍突擊隊成員訓練的驗收。畢竟這與之前中國參與聯合國維和活動不同,這次的敵人並不吃素的。特別中國只是攜了兩部直升機對打海盜,但兩架直升機夠不夠呢,而中國直升機性能和技術夠不夠好?上次汶川救災都被研究軍事的笑到要死,我希望這次不要再鬧笑話。

12 則迴響

Filed under 軍事

蟹工船

近月來,開始改變對亞洲研究的方向,除了南洋,漢字系七個國家,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台灣)、日本、南韓、北韓、澳門和香港,都是我的研究目標。而《蟹工船》這本書熱賣,對本身有研究中華人民共和國共產黨歷史的人來說,確實嚇出一身冷汗。

《蟹工船》對正體漢字流行國家的人是陌生,但研究中華人民共和國卻不陌生,因為中共是有翻譯這本書,作為共產主義的教育素材。當然,共產主義斷不是解決《蟹工船》書中提出問題的方向,因為共產主義對官僚善良,以及忽略法律能否被妥善執行的假設,令共產主義只會製造比《蟹工船》更爛的困境。但對自由經濟主張者而言,我們能否提出另一套方案,防止民眾墮入共產主義者的海市蜃樓中,這是最為關鍵。

在幾個月前,友人Rachel很擔心地問,我們這些自由主義分子如何在這時代洪流中自處,這幾個月,我是在思索答案。對我這個對中共黨史有長年研究的人,沒有自由、民主和法治的共產主義斷不是出路和答案。共產主義如何保證自由、民主和法治也是一大疑問。

對我而言,比較接近的答案,是經濟自由,配合保守主義和清教徒的價值觀,不貪婪、有同情心、強調人性互助的社會,但我明白,在香港早已爛透了的第二代,這未必是一條出路。香港不像美國,有堅持價值觀的傳統和習慣。這些,都需要我們的思索和努力。

我個人並不仇富,因為如果仇富,恐怕我這個資本家後代都難免被指責為走狗一條,但香港不少有錢人的行為舉止,確是令人吾不欲觀之。而重建一個靠聰明才智加努力,不有所成就(能否做富人畢竟有運氣因素),亦至少有階級流動的合理社會制度,相信這是不容易的任務。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文化批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