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十二月 16, 2008

印尼興起

The Jakarta Post: Furniture makers gain $250m orders from China’s loss
The Jakarta Post: Garment exports doing well despite global crisis next year

當中國開始亂得一團糟時,世界工廠的訂單,除了給金融海嘯吞噬,還去了哪裡?答案:小弟的家鄉,萬島之國印尼。

由The Jakarta Post的報導可以看到,中國除了因為工資上升,導致競爭力不及印尼,甚至連利豐都把Sourcing做到印尼去外,另一方面,中國不注重品質,才令一向保持平穩的印尼乘勢而起。不少人認為印尼人懶,但印尼人做事查實不馬虎,而中國就什麼偽劣產品都做得出,一旦來了大海嘯,中國就不堪一擊。

當然,印尼還有很多有待改善的地方,但印尼人也學得蠻快的,可能有一天,香港人請不到印傭,相反,當年的印傭,有可能成為香港人向南進軍的盲公竹也說不定。印傭與菲傭不同的是,印傭不少懂廣東話,甚至與在港華裔印尼人通婚,而在港華裔印尼人社區,也是一個重要的香港少數族裔社群。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財經

IMF明確的局勢警告

鉅亨網:
IMF總理:中國明年GDP將僅5% 就業問題恐引發社會騷動

香港新報:重慶7縣區教師大罷課

現在連IMF都有這樣擔憂時,加上近日中國天天都有教師罷工,在重慶更加惡化至七個縣區教師集體罷課,而且這類新聞已經不只見諸於美國之音、自由亞洲、英國廣播公司或法國廣播公司等媒體,而是香港媒體也要報導這類新聞,大家想一想,情況已經開始出現什麼程度的惡化。

我一再忠告,各位,現在請袋穩你們的外國護照,中國可能無預警出現巨變。

2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中國政治

由戰術到戰略

王維基:過急改革會沉船
王維基:我不夠guts

這是王維基在2005年東周刊的專欄文章,我發現他一個月內,寫了兩大篇思路前後矛盾的文章,一方面指過急改革會沉船,但另一方面又想學毛澤東搞文化大革命。很明顯,他有地方想不通,這mental block去到2008年都未清理,結果在亞視大戰中出了狀況,搞得亞視最後要核爆解決。

很老實說,王維基的戰術能力不容置疑,我可以說他是香港電訊界的古德林將軍,他致力研究,並運用很多新型的兵器,由回撥長途電話到光纖寬頻,在電訊界的西線戰場無往而不利,一路打到底,九倉、和記等對手全部都要龜縮一旁,只有電盈可以分庭抗禮。

但問題是,他沒有戰略視野。

戰略視野是一種宏觀視野,不只要熟習各種兵器性能,制訂最有效的作戰方案,戰略是基於一個目標,找到對方漏洞然後,然後迅速致人於死地。毛澤東敢玩文化大革命,因為毛澤東有一定的戰略基礎,所以他可以玩到好盡都會贏(儘管後果好大),沒有戰略去改革,一定係唔係都死。

王維基的經營技術沒問題,但對著亞視這類充滿中國膠的機構,上策是學李登能,忍辱負重,然後拿穩權力,最後針對幾個關鍵人物開刀,再把自己的議題包裝成親中議題上桌,完成自己的目標。中策是打閃電戰,不只炒四件,而是一眾高層一件不留,然後迅速派城電部隊空降。現時已經是下策。

所以,讀歷史不是讀《漢武大帝》或中國的歷史,而是看戰爭史,要成為一個曼斯坦或戴高樂式的戰略家,多少要看天分,但正確的戰略研究方法,是可以令自己可以接近隆美爾、邱吉爾等戰略高手,這是有可能的。近日,我正是迫自己多用戰略思考,不是純粹考慮戰術。

3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傳媒

當中國人開始污損黨旗洩憤

新華網:投擲油漆雞蛋污損黨旗國旗軍旗兩人被刑拘

這並不是尋常的新聞,這是一個很不尋常而且危險的訊號,因為自一九八九年民運期間,有三個人在天安門廣場向毛主席畫家投擲油漆後,有人吃了豹子膽這樣做,而且被發現。

這證明了中國民眾平日的反政府言論,已經升級到付諸實行的地步,即代表日後不單會有堵路、抗議、請願之類事件,而是有可能真的有人搞針對共產黨的反抗行動,新華網報出來,同時意味著,中國已經開始再次步入民變和革命時期,雞犬不寧。

2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中國政治

自由黨人,不要忘記你們在2004年說過什麼

2004年領匯首次申請上市時,我當時在鄭經翰議員辦事處擔任政策顧問,反領匯之戰,我算是其中一個參戰者。

在王維基單挑中聯辦之前,領匯之圍可以說是香港最艱苦一場戰役,鄭大班怎樣被抹黑成鄭大奸,我至今仍然記得。所以,小弟對部分主張政府動用公帑回購領匯的傢伙,極度有意見:

http://www.legco.gov.hk/yr04-05/chinese/counmtg/hansard/cm1201ti-translate-c.pdf

這是2004年12月1日,鄭經翰提出休會辯論,反對領匯上市時,那些議員的發言紀錄,我就抽幾個自由黨人的經典言論:

周梁淑怡:
或許有人會問我,我一方面說“領匯”上市是好事,但另一方面又代表“房委會商場零售及街市私營化關注組”就此事與房委會周旋,究竟我的立場為何?我可以很清楚地告訴大家,不論我本人或自由黨,也不是反對“領匯”上市,但我們所關心的和希望為這一羣屋邨商戶爭取的,是透過與“領匯”對話及磋商,做到平穩過渡,取得一個雙贏、甚至三贏的方案。所謂“三贏”,即“領匯”、商戶及居民均有所得益。其實,租戶現時最擔心的,並非上市,而是一旦上市後,大業主便由政府變為商家,經營模式日後將有改變,在商言商,屆時租金便可以大幅飆升,令這些經營小生意的租戶百上加斤,甚至可能要關門大吉。因此,他們並不是反對上市,而是擔心上市後的安排會否影響他們的生計,因而希望有關方面與他們對話及給予他們保證,令他們可以平穩過渡,生計不受影響。這正正是自由黨內,我本人聯同張宇人議員和方剛議員在過去十多個月以來,一直為這些大中小商戶所爭取的。

為何張宇人、方剛、劉健儀之流,今日卻要支持回購領匯?公民黨、社民連、工聯會的立場,2004年時反對領匯上市,他們今天支持領匯回購,我可以理解,但自由黨係,話人阻人發達係佢地,今日又以扶持中小企為理由要求回購領匯,呢啲係乜政黨嚟,佢當納稅人係傻架。

民主黨的立場,一樣很有問題,請留意會議紀錄,民主黨和前線是力主支持領匯上市,但民主黨先認衰再要求回購,雖然都係膠,但至少佢地有做番佢地應做的事,自由黨呢?班友逃到那兒去?

自由黨由消費券、的士到領匯回購問題,一次又一次反映他們反口覆舌的性格,這個政黨都是去堆填吧。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一夜變臉

由王維基事件,大家可以見識到中共,特別土共為了對付「階級敵人」,變臉何其之快,以及抹黑人何等的無所不用其極。

先講變臉,大家可以看到《東周刊》一直都有請王維基寫專欄,而且對王維基態度不錯,但中聯辦決定採取行動後,封面故事如何去數臭王維基,可以見到政治的殘酷在那裡。

又像干預新聞部這條罪,如果那些土共們那麼關注新聞部自主,為何他們不去關注香港電台,甚至千方百計要除香港電台而後快?為何商台封咪事件中,這些土共們都站在俞琤這一邊,而不是以蔡東豪為首的商台管理層?

又講假波事件,當然,王維基當眾問佳麗的胸部,有可能引發性騷擾的問題。不過,今年小弟看報紙報導,真的有傳媒報導那位佳麗過往有隆胸紀錄,那這些傳媒討論佳麗胸部真假大罪一些,還是王維基一時不小心失言大罪一些。有些土共更指王維基可能因一句無心之失,惹上刑事責任,真的為了轉移視線,什麼偉論都講得出。

王維基這一役不可能再回頭,因為土共已經視他與黎智英、李澤楷同級的階級敵人,是不會放過他。這件事是單純權鬥,還是政治事件,昭然若揭。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討伐土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