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六月 9, 2008

沒信仰的土共,沒信仰的膠人

「⋯大陸著名學者朱學勤對於大地震的感言引發了激烈的討論。他用近乎宗教情操的語言質問說:“這就是天譴嗎?死難者並非作孽者。這不是天譴,為甚麼又要在佛誕日將大地震裂?”

  此前,各種關於大地震天人感應的說法在中國社會不脛而走。有人試圖從大地震的日期演繹出與“8”有關的數字,來解釋地震與3月14日拉薩流血騷亂以及8月8日北京奧運會的關係;也有人相信2008年是中國崛起之年,因而“驚天地、泣鬼神,山搖地動”。

  雖然無神論作為官方意識形態統治中國超過半個世紀,30年改革開放的物欲橫流讓中國社會急需信仰來填補心靈真空,近年的多個調查已經發現宗教正在回流。 ⋯」

2008年6月9日,《中國人宗教信仰震後或復興》,新加坡《聯合早報》

當土共和一堆香港膠人,對任何涉及天譴論的論述四處追斬之際,中國人卻不是追斬這種言論,相反,他們試圖由各種不同信仰中尋找答案。

上世紀法西斯主義、納粹主義和共產主義最邪惡的地方在於,將對統治者的崇拜取代宗教,而統治者離開人世後,一旦人既不畏天,亦不畏神,就什麼狗屎垃圾都做得出,而在地震最需要救災時,就只管花大量力氣去做廉價的政治批鬥,什麼實事都不去做。

今天的土共,以至香港人這樣膠,歸根究底都是沒信仰的問題。甚至信教,只是為了滿足他們某一些狂熱,甚至只是用來裝模作樣。土共本來就沒信仰,而香港人的信仰忠誠一直都是一個問號。我一向說法,OS出了事,要救起來是很花功夫的。

3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中國政治

如果安華916執政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4144

熟悉馬來西亞政治就知,安華與東馬國陣中人關係很好,只要再加點西馬地區,來自馬華和巫統的黨員把持不住,在安華製造補選成功晉身國會後,就是馬來西亞變天之日。

當然,今天的國陣並非省油的燈,畢竟現時國陣三大黨就是建國三大黨,而巫統內部有沒有人膽敢動用軍警胡來亦在未定之天。但如果安華成功916後執政,馬來西亞展開兩黨政治新一頁,最大影響是新加坡。

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分道揚鑣,除了新加坡華裔人口比例問題外,另一大原因是新加坡人民行動黨對馬來西亞建國精神,與巫統、馬華和印度國大黨組成聯盟有意見分歧。但隨著安華領導的政黨人民公正黨,同時有巫華印三族成員領導,以及人民行動黨在馬來西亞殘部組成的民主行動黨,也是安華的盟友,甚至現時己經在檳城執政,新加坡人民行動黨提出的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主張逐步得到實現時,儘管新加坡是被迫獨立的,但新加坡和人民行動黨的存在合理性問題,一定會浮上水。

假若人民行動黨真的將新馬重新合一,兩地社會差異大自不待言,而人民行動黨除了擁有新加坡州執政權,在馬來西亞本土,根據指揮不了民主行動黨人,那怎麼?而長期的集選區不戰而勝後,人民行動黨有否具備戰鬥力,應付馬來西亞亂過亂世佳人的選戰,也是問號。

印尼和馬來西亞步向民主化後,這兩個國家很多膠到無朋友的政策,會得到糾正,社會也會進步。但新加坡在民主發展這門課,缺課了數十年後,突然要急起直追,真的己不是培訓政治人才這問題這麼簡單。

8 則迴響

Filed under 南洋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