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六月 6, 2008

什麼才叫用人唯才

今年40歲的鮑裡斯﹒約翰遜曾是一名頗被看好的在野黨政治家。一齣婚外情被曝光,仕途暫時被畫上了一個句號。撇開醜聞不談,約翰遜還有另外一個"弱點",那就是過於"擅侃"、過於有特色,其實早就成了"出頭之鳥"。

約翰遜不僅同時擔任右翼的《旁觀者》雜誌的主編,還曾客串BBC當紅新聞時事節目的主持人,還抽空寫過和出版了名為《72個處女》的小說。毋庸諱言,約翰遜確有才華過人之處。但是,他那一頭亂糟糟的金發、奇裝異服、騎輛破自行車上下班的風格,再加上,說話時而顛三倒四、吞吞吐吐、貌似雜亂無章、但卻經常一言道出真諦的舉止,都與人們心目中的"普通的"政治家形像格格不入。

英國廣播公司中文組:英倫隨筆:政壇無玩笑?

文中的鮑裡斯.約翰遜,就是今天新任倫敦市長Boris Johnson,這傢伙在四年前被揭發婚外情時,曾一度被英國傳媒看淡,但四年後,他卻一舉擊敗工黨的利文斯通,替保守黨奪得倫敦市政府控制權。

如林忌在AM730文章所講,這傢伙在參選前給人的印象是凡事不認真,隨時發膠音。頭髮凌亂度和得罪人能力,小弟拍馬都未必追得上,騎呢得天天騎著破單車上班,經常在英國廣播公司本土一台的電視玩膠節目《Have I got the news for you?》中玩膠的他,曾一度成為保守黨副黨魁,還最後以出色的政綱奪得倫敦市政權,這代表了什麼?

政治人才,不一定要正正經經,斯斯文文,特別在歐洲,很多有能之士都是三尖八角,作風異於常人,但他們卻是有政務能力。這才是真的用人唯才,並不是像曾蔭權和陳德霖般,由不知哪個星球找了堆像楊哲安般的外星人,去當政治助理。只有民主政制下,才談得上用人唯才。

中國人如果希望政治清明,要對各種類型的政治人才有更大包容性。連歐洲中膠力數一數二的英國,都接連選出兩位英國數一數二的怪人,利文斯通和約翰遜擔任倫敦市長,如果日後長毛也能成為行政官員,誰曰不宜?

延伸閱讀:
林忌:從倫敦看香港政治人才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英國與歐洲, 香港政治

伍潔鏇無可能係中國公民

因為我本身不是新加坡公民,因此,之前都沒有對新加坡國籍問題有所深究,但現時伍潔鏇的國籍問題,除非特區政府講明,像伍潔鏇或小弟一樣的單一國籍人士,可以享有平等參政權利,否則伍小姐的國籍問題會好膠。

因為新加坡超過七成人口係華人,中國的鴨霸國籍政策,以及兵役問題種種緣故,新加坡對雙重國籍的政策係清楚得不得了。

首先,伍潔鏇在新加坡出生,但擁有新加坡國籍只有一個理由:她父或母也是新加坡公民。根據《中國國籍法》,在海外出生,一出生享有當地國籍,而且定居在海外,不是中國公民。而她在廿一歲更換新加坡護照時,更要向新加坡駐港使館出示文件和宣誓,表明只效忠新加坡。

所以,除非伍小姐歸化成為中國公民,而無向新加坡政府申報,否則她不可能是中國公民,更沒有可能退出新加坡國籍,因為她退了新加坡國籍便是無國籍人士,國際法上不容許無國籍人士出現。

http://www.wwlegal.com/module-subjects-viewpage-pageid-14.html

南洋各國民眾,對任何同時有中國國籍的人都極為敏感,甚至反感。如果香港政府容許像小弟般只擁有單一國籍人士,效力香港,固然值得高興。但請伍小姐交代清楚,到底她是不是新加坡人,因為這會在南洋搞出膠到無朋友的風波。請伍小姐在這問題,有點承擔。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Tungpo,你識唔識英文?

http://tungpo.wordpress.com/2008/06/03/第一千五百四十五天:讀報看電視後記/

我不只一次公開追斬果啲膠到無朋友的偽中產博客,而呢位Tungpo係在韓農家教事件後,第二次被我拎我斬首示眾的膠人。

呢篇文章問題非常簡單,CEN咁樣歪曲人地講嘢啱唔啱。唔怪得香港人英文水平越來越低,因為香港有班偽中產,一邊話要提高英文水平,一邊為咗向「祖國」表忠,亂解英文乜都得。

tungpo條友,在WTO嚟香港示威期間,牙斬斬好不威風,近排李明博因美國牛肉開放入口嘅問題,韓農示威示到執政黨喺地方選舉輸到甩褲,我想問,莎朗史東涼薄啲,定係tungpo呢挺偽中產涼薄啲?

所以佢條友就唔開名批評林忌同袁彌明。在金融風暴後,仲有好多自以為好識做人,好醒的所謂中年中產,同脫苦海條膠人一樣,呢啲人正正係為下一代立下壞榜樣。所以只要佢繼續發膠音,我都會照斬不誤不會放過。佢爭落嘅J數,佢只要仲會發膠音都會追落去。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伍潔鏇的國籍黑洞

講副局長同政治助理國籍問題,昨天有看PCCW NOW新聞台都大概知我的立場,局長我認為都可以雙重國籍(保安局除外)。

當然,呢個係政治問題,政黨要迫政治助理退出外國國籍都可以繼續,而盧奕基,同埋張燊悅的老公楊哲安的答案,你簡直會認為用十幾萬嚟請佢,只係請嚟倒政府米。但伍潔鏇可能係唯一一位,真係無辦法退出外國國籍的人,因為她持新加坡護照,她亦不可能有中國國籍。

因為南洋諸國膠到無朋友的排華問題,中國同南洋各國簽晒反雙重國籍協定,中國同呢啲國家建交時,都附帶一份國籍相關條約,其中一點好重要係,你拎番印尼、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國國籍之後,根據中國同呢啲國家簽的國際條約,你就唔可以要番中國國籍,要有雙重國籍係中央政府特批,暫時得林幼芳可以咁把炮有呢個特批資格。

新加坡情況係,伍潔鏇要在二十一歲時作出抉擇,如果伍潔鏇當年已經持了新加坡護照,沒有退出,那她只能是新加坡公民,如果各界苦苦相迫,就要她由歸化中國籍的程序做起,同香港不少印巴、印尼同越南裔人一齊排隊,有排等。所以伍潔鏇大家都唔好苦苦相迫,由個只有外國國籍的香港人做政治助理,都不見得係壞事。

最後,搞政治必須要有馬基維利思維,只靠一腔熱血只係做炮灰,而且搞到一屋都係膠,我以我朋友鄭大班在今天《信報》文章作結:

「 <em>以我們的司法制度為例,律政署固然不少高官都是外籍人士,大法官也有外國人,連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也容許來自普通法國家的外國人擔任。倘若中央政 府把心一橫,以其人之道收緊「一國兩制」政策,以現在泛民主派要求的政治標準同樣求諸司法制度,務求「政治正確」,豈非要大批換人?屆時還有什麼司法獨立 可言?如果連常任秘書長也須符合相同「效忠」要求,不得擁有外國居留權,那麼所謂「一國兩制」,也就蕩然無存了。

所以,搞政治鬥爭,也要有利、有理、有節,不能為求達到政治目的,不擇手段,只要民粹,不講民主,否則,隨時弄巧反拙,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套用克林頓的名言和王永平的用語—這是原則問題,蠢才!

罔顧現實誤人誤己

再說所謂「效忠」問題,也並非表面所見那麼簡單。要追求絕對政治純潔和忠貞,單是個人放棄外國護照和居留權也不成,連同家人也須放棄,因為對大部分歐 美國家而言,家庭團聚永遠是第一優先,只要配偶仍是外籍,放棄居留權的人隨時可以家庭團聚為由恢復外國居留權。如果一視同仁,反求諸己,已經放棄外國國籍 或居留權的泛民主派議員,是不是也要「大義滅親」,要求配偶「誓死相隨」呢?可見這是一個不容易解決的政治問題,政客罔顧現實,只懂鑽牛角尖,政治道路只 會愈走愈窄,誤人誤己而已。

如果泛民主派針對政壇新貴位高權重薪厚,卻缺乏承擔精神,不肯稍作個人犧牲,遠離公眾期望,違反港人核心價值,一定會得到大眾認同。但搬出民粹主義, 在「效忠」問題上大造文章,則弄巧反拙,因為將會受到摧毀的是港人堅決擁護的「一國兩制」原則。就是因為「一國兩制」,港人才可名正言順紀念「六四」十九 周年,四萬八千人的燭光才可年復年地燃點下去,永恒不息。

相對而言,傳統的親中左派今次的表現便可取得多,他們不再高舉什麼民族大義和政治貞潔牌坊,反而實事求是,竭力維護「一國兩制」。

但願他們不是為了維護自己人而是堅持原則才這樣做,則香港幸甚!</em>」

15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