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五月 21, 2008

大劫之後

汶川地震話雖可能還有強烈餘震,但很多劫後的衍生問題,卻是等不了人的。除了瘟疫、水災等大問題,還有以下三大難題,搞得不好都會粉身碎骨。

1. 因為現時有大量證據顯示,這次地震的死傷者,涉及很多豆腐渣工程,或有人漠視震前學術分析等問題,在一胎政策下,很多人都因地震而絕後,這一筆數清算起來,恐怕會成一大政治風暴。

2. 那麼多錢、物資呀進入災區,一定成為巨型貪污溫床,以往那些順民不會造成問題,但一次大地震多了很多己經一無所有,連子孫也沒有的死士,加上四川人性格剛烈,恐怕四川之後的抗議運動,一次比一次激烈,近乎以暴易暴。

3. 現時達賴己經呼籲藏民停止示威,捐款救災,甚至廣設藏漢友好協會,如果漢人和藏人都接納這種和解,當然就如阿齊般露出曙光,但如果中共繼續抹黑達賴,漢藏兩族人民對有關建議不理不睬,藏區緊張氣氛不能解除時,多種因素合起來的膠到無朋友局面,恐怕不是當今中國可以承受。

大劫過後,問題更多,真的任何人當中國領導人都要頭暈。

廣告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中國政治

成都大撤退可行性

香港傳媒近日的災情資訊大幅減少,無他,因為很多災區己經設定為只准解放軍進入。

當然解放軍禁止傳媒,既然公關原因,因為這次解放軍實在太不像現代軍隊,連中國的網民們都拿柏林空運(Berlin Airlift)與這次作比較,解放軍還有何面目見人?另一方面,有些災區實在牙煙到只能棄守的地步。就像北川,死屍滿街,加上水災威脅揮之不去,如果真的來個六級以上餘震就大事不妙。由軍事觀點來看,必須揮淚撤離,減少傷亡。

但由災區不同人馬的消息告知,根本災區遍及的多個縣城資訊亂七八糟,前線記者要判斷不易,就連前線指揮官,如果訓練不足,也會人仰馬翻。不過,成都撤離這個問題,作為軍人,有可能要考慮:

1. 大批災區災民為怕瘟疫,可能向成都撤退,構成大壓力。
2. 成都持續餘震,己經造成人心虛怯,成都自已都亂作一團,就更難救災。
3. 都江堰紫坪鋪水壩,以及大大小小的水電站,己經成為計時炸彈,一早紫坪鋪或相關的水庫失守,到時才想撤退計劃就太遲。
4. 紫坪鋪爆煲,連鎖反應可能包括重慶,重慶三峽地區撤退,是任何一位軍事將領都不知如何妥善執行的問題。

在現時水壩未有危機時,就要安排傷者往其他省市撤退,傷者及災民,只要情況許可都要容許他們優先撤出成都,減輕成都的壓力。另一方面,成都的非工作人口,現時條件許可,亦應考慮讓他們撤退。而一旦紫坪鋪有機會出現險情,為顧及成都人命,加上長江的連鎖反應,應該準備讓他們向雲南撤退。因為成都、重慶與長江沿岸城市,只有水路通,一旦有水災就水路不通,空運能力亦不能應付大撤退的需要。

另一方面,以現時糟透的情況,我不知中國民眾能否執行類似鄧扣克大撤退那次發電機行動的能力,英國當時號召民眾拿自已的船協助撤退,遊艇、漁船什麼都不拘,亦特准參與行動的民用船隻,掛上英國皇家海軍旗幟。最爛的情況是,如果危急,全成都的車都可能要拿來協助陸路撤退。

沒人想最差的情況發生,但作為負責任的軍方參謀,最差的劇本如何應付一定要想!

7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中國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