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08

資料管理狂的閒寫幾筆(I)

近日見到Flash Drive以及SD Card不斷跌價真開心,因為對資料管理狂,如小弟,這代表管理各類零碎文件的物料成本下降。我現在已經把1GB容量以下的SD Card或Memory Stick Duo當成磁碟般用,而在年底,一條USB手指有16GB容量應該不是夢。

不過,對我這個資料管理狂而言,現時面對的挑戰反而是以下幾項:

1. iPhone SMS:iPhone用SQLite來管理SMS本來是好事,因為這令手機SMS備份在USB Flash上首次成為可能,但現時反而缺乏軟件在Mac這邊,將SMS作有意義管理,這對商業用戶,或像小弟這類SMS怪是頗為重要,若非我沒時間,我一定研究怎樣將SMS.db與Filemaker連結。

2. Bento確是好用,但使用SQLite的缺點是一堆db綁在單一的SQL檔上,結果我在稿件管理上仍要讓步,考慮返回Filemaker世界。或Bento與Filemaker作某程度結合。

3. 對以後的電腦用戶,雖然Spotlight可以解決找檔案難的問題,但如果想生產力有所提升,似乎針對一般用家的database engine開發仍是任重道遠。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用Mac

資訊保安要向台派學習

在立法會選舉臨近時,以小弟了解,土共已經利用他們掌握的一些電郵地址,針對性散布謠言,挑撥是非,無所不用其極。

在台灣,民進黨人,或台派部落客由於領教過國民黨的白色恐怖,因此,他們對著紅色網軍,不論台賊,還是五毛黨,都毫不手軟,公布IP以至email address已是基本節目,而內部加強武備也是明顯,老共要滲透台灣綠營是很有難度。

泛民除了要小心內部已經老共滲透的內奸,資訊保安也是不容忽視,如果有土共搞屎搞棍,就不妨將他們的真面目暴露於天下,不要以為那些挑撥離間電郵是來自市民,Sorry,那些只是為了兩蚊乜都賣的傢伙,完全是shameless的人。

越近九月,怪事就只會越多。因為土共,只懂不擇手段。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讀經濟學小心走火入魔

在中學和大學時,很愛用自己的三腳貓微觀經濟理論來班門弄斧。但人越大,越不敢胡亂出招。因為半桶水理論知識的遺害,實在太大。

好像有位在林忌博客上,用Y = C + I + G + (X-M)公式,來支持強醫金的朋友,不留名已夠好笑,更膠是,這人的經濟學知識,只停留在死讀書水平。

很多人常說,加大政府開支有助改善經濟,香港稅率很低,搞個強醫金不會死人。但智力問題來,政府的錢(G)是來自哪裡?香港政府開支佔GDP百分之廿三左右,但香港政府只對I抽若干印花稅,以及利得稅,不抽資本增值稅,香港沒有關稅,加上轉口貿易多,X-M抽得了多少利得稅也成疑,而香港標準稅率百分之十五,政府又不經常發債,那政府的錢由天上掉下來。

這些經濟學漏洞,一看便知純粹C+I+G+(X-M)公式不足以論世情,根據政府帳目,政府最大宗的收入其實是賣地收入,以及隨市值上升的差餉收入,而這除了反映在I的利得稅外,還反映在Discretionary income之上,Discretionary income是銀行用來評估債仔還款能力的依據,公式是

Gross income – taxes – necessities = Discretionary income

香港人的Discertionary income是多少,政府還要搞個強醫金,還不是向乞兒鉢搶飯吃,這是變相的T(稅收),會造成C緊縮的乘數效應,那這筆數誰來負責?

所以,膠人們提出收強醫金前,請他們想清楚香港有否準備好這負財富效應,還有,法國類似的醫療保險,GDP百分之九拿去供應,但法國人一向對質素要求很高(乜都要舒服),結果法國醫療保險制度搞出天價赤字。

香港的問題,是如何藉引進市場競爭,活化醫療系統,強醫金對宏觀經濟的結果,就是硬膠。我不想再見有人,讀經濟學邏輯不清,就胡亂發花招,那只是發膠,不是發招,但不會為你賺來膠幣,我地係膠都費時俾。

2 則迴響

Filed under 財經

這些年來

對曾經在沙士期間做過新聞工作的人來說,2003年4月1日叫人難受。

在上午,有條茂利發了香港變成疫埠的假電郵,引發公眾恐慌。當疫埠一詞放下心頭大石,大家以為是假的,怎是千真萬確的新聞傳到編輯室,那就是張國榮在文華東方酒店跳樓身亡。

大家或許未必能接受他的性取向,但經歷這麼多年,張國榮越來越得到大家的尊敬,至少,他為了堅持自己的性取向,與這個保守社會勇戰了廿多年,他亦盡了全力,去對抗抑鬱症。他在樂壇、影壇的成就,全然他在藝術上的精益求精。

反觀同期另一位天王阿倫,他本是天王之尊,應該更上一層樓作為後輩模範,但結果他與李克勤兩人的左麟右李做了什麼惡劣示範,就是為求個人上位不理政治道德,為一個不尊重人權的為虎作倀而不知廉恥。張國榮不理政治,只是醉心藝術上的追求,遠比香港一眾在世的演藝人好太多。

所以,明光社那幫道德棍,不要再追打同性戀者,只是追打像張國榮般的小民,而放過了譚詠麟這種幫兇,查實也是另一種幫兇。

6 則迴響

Filed under 音樂, 香港政治

港男港女問題:新加坡咖喱佬如是說

蘋果批Online:港女嫁不出點算?

我為何將我新加坡咖喱佬這個筆名拿出來,因為我在新加坡《聯合早報》,是談論過新加坡的生育政策問題,包括提出「偉哥津貼」(政府津貼民眾買偉哥,如果由我掌管家計會,我一定搞出很多政治不正確的名堂)。我可能是在新加坡報章上,評論得當地政策最多的外籍人士。

首先,是不是優質外籍男不夠多?我對香港金融區男女分佈狀況有一定了解,在香港金融區是有一批,無論才學、入息都很不錯的男士,不少是歐洲或南洋華人,問題是,他們與新加坡男人犯下同樣的錯誤,那就是他們在男女相處問題上撞板能力之高,簡直是「極品」,他們在港女面前,言行笨手笨腳就小弟都知發生乜事。外地男仔唔係袁彌明講嫌香港女仔麻煩,而係一揀已經撞上鐵板。我新加坡咖喱佬鋪鋪遇上港女都衰到應,其他類似例子,香港金融區並不是未出現過。

我不想建議香港政府學新加坡政府般膠,搞出個「社交發展署」的膠部門,政府教大家如何追女仔,甚至做埋婚姻介紹所。但像男士除了要學習男女相處之道,港女對海外男士要有一定包容性,因為在歐陸國家,或南洋,人生得比較薯是正常的,這要相互遷就的,否則引多多海外優質男士我估最後都無乜結果。

19 則迴響

Filed under 香港政治

中正紀念堂問題怎解決?

馬英九突然提到中正紀念堂以及慈湖兩蔣陵墓問題。當中以中正紀念堂問題最為棘手。

在中間選民眼中,聽到馬英九提及中正紀念堂,一定想講粗口,馬生乜唔係話「馬上拼經濟」,你依家馬上「拼紀念堂」,唔想講粗口就怪。

不過,我係明白馬生有好重的找J數壓力,畢竟佢選舉期間有欠深藍膠的J數,不論係邊個的J數,都係要還。我估班深藍膠,日日侷住馬英九找J數,綠營中人第一件事,係要制止深藍膠,丙到佢地飛起先講。

但如果馬生真係要找J數,咁具體應該點找,以下方法,兩邊都唔會滿意,但呢個問題咁敏感,無計。

1. 上台頭一百日,儘可能唔處理。
2. 如果真係處理,自由廣場牌匾可以恢復原狀為大中至正,理由是保護文物,正如香港人保護皇后碼頭一樣,歷史現場,是不容修改。
3. 但中正紀念堂的名,一定不能恢復,理由正如故宮,你會唔會依家叫佢做皇宮?但為及方便,可以咁稱呼「台灣民主紀念館(中正紀念堂)」。而捷運站亦相應改名,方便遊客。
4. 中正紀念堂內,必須有關於二二八事件的展覽,警惕世人。
5. 中正紀念堂內設施一切收入,全歸二二八相關基金會所有。
6. 我覺得在轉型正義角度,這比中正紀念堂改名更有意義,這就是否認白色恐怖,或二二八大屠殺的言論,一律列為刑事罪行,做法比照德國在猶太人大屠殺的法律,我知有部分深藍膠認為殺人有理,這類膠人是應該投放牢房。如果馬英九敢做,就算他將中正紀念堂改回原名,都不一定有人反對。

關於第6點,不單在台灣,其實日本也應推廣類似法律,否認南京大屠殺一律列作刑事罪行,同樣,在中港台,如果有人否認一九八九年北京大屠殺或文化大革命,亦要列作刑事罪行。我相信這樣的轉型正義,才叫徹底。

還有深藍膠,可能想桃園國際機場改名回中正機場,我可以說,中正紀念堂已經是極限,馬英九應該知道底線在哪裡。

5 則迴響

Filed under 台灣政治

你硬膠,我走先

明報呢份福佳報紙,果然是張曉卿做老板,經常引用對族群不負責任的言論,今日《明報》不負責任地,引述一名完全黐線的西藏問題專家,有以下福佳言論: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西藏問題專家表示,中國和達賴對話短期來看幾乎不可能。因為如果對話成功,達賴回國會令當局陷於兩難,達賴回來後如果住西藏將威脅在當地的治理,但讓達賴定居北京,給外間的觀感形同軟禁。

而且達賴回國後,還有跟隨其流亡印度達蘭薩拉11萬藏人回西藏的問題,中國政府顯然沒有打算讓這11萬人全部回西藏。

專家表示,目前看來,中國政府採取「拖」的辦法,「拖死達賴」讓藏獨群龍無首,至於藏青的暴力行動,中國政府並不擔心,因為分離勢力一旦走上恐怖活動一途,在國際上就失去了正當性,就像疆獨一樣。

首先,我從來不認為,你迫到激進派上位,藏獨就會失去正當性,你見巴勒斯坦問題會失去正當性未?呢類膠到無朋友嘅言論,係老共的硬膠至講得出。

但更膠係,老共嘅算盤係,一旦成街激進派,老共壓得住。你認為壓得住咩,如果藏獨班友在香港、上海或北京是但一度玩劫機,你可以點。仲有,四川本來已經夠亂,如果仲加埋藏獨因素,西南一路硬膠落去,經濟被拖垮,乜膠得起咩?

你老共硬膠你嘅事,香港人唔陪佢地膠,一旦香港英籍人士拎番英國公民身份,記得準備外幣同護照。如果你有外國護照,請你renew,似乎呢個政府都係膠到無朋友。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中國政治